游泳

剑道师祖 第八百九十九章拦截

2020-01-14 09:58: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道师祖 第八百九十九章拦截

许子季的目光忽然失神,一瞬之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众人都看向五仙祭坛中忽然大绽的圣光,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失神,只有颜无暇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很快他的双眼就再次变得炯炯有神,整个人像回魂一般,移步便要离开此地;熟料颜无暇却轻挪三步,恰好挡住了他的去路。

“许先生要去往何处?”,

颜无暇问道。

许子季嗤笑道:“在下来自何方,去往何处,似乎用不着跟颜馆主交代吧”,

颜无暇抬头看了一眼祭坛中愈发清晰的那个巨大身影,目光旋即重新回转道许子季的身上,身上气息却变得凌厉,道:“你不必交代,尸鬼有特殊的交流方式,相隔千里也可传音,你的主人修为盖世,我截不到他的密语传音,但却知道他给你的命令”,

并指成剑,剑气在身前三尺处划出一道沟壑,颜无暇道:“想截杀陆鸿小友,这条线就是你的雷池”,

许子季飘然向前,傲然道:“本使偏要越过雷池”,

脚下灵气浮动,尘灰扬起盖向剑气切出的沟壑,他一步踏出已到了沟壑的边缘,抬脚便向那“雷池”上踩去。

“嘭”,

颜无暇的掌气旋即而来,雄浑,厚重,颜无暇举重若轻的一掌劈出,掌气却沉重如山;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强大气息,许子季目中一凛,拔出腰间长剑横挡在胸前,掌劲如高山般压落,他周身灵气都全部提起,然而饶是如此却也被这掌气逼退了数步。

一掌一剑,一攻一守,高下立判。

颜无暇剑气刻下的那条线果然成了雷池,许子季无法逾越的雷池。

众人纷纷侧目,看向两人时口中议论纷纷,显是不解圣人座下的接引使怎会突然与贤文馆的馆主发生了冲突。

颜无暇信步向前,走到“雷池”边,没有任何动作,但那气质却如同高山大岳.

只是祭坛中那五丈之高的巨大身影也愈发的清晰了......

......

颜无暇的气劲将陆鸿和乱常两人直递出十数丈远,乱常面色严肃,甫一落地便欲返回去与颜无暇同生共死。

陆鸿一把拉住他道:“乱常兄,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你回去了只会给馆主添乱而已”,

“先离开这里才有一线生机”,

说着不顾乱常的挣扎强自拉着他一路向东,这时正是丑时,一天中夜最深的时辰,北域本就没有什么灯火,一到了夜里便漆黑一片,冰冷和黑暗成了黑夜里的全部;巫族的房屋又不似关中那般齐整,许多寨子像藤蔓一样攀附在大树上,不少大树也是凿空的,里里外外都有毒虫蛇蚁等物,一到了夜里那悉悉索索的声音便从黑暗中传了出来,直叫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这时的陆鸿却没有心思理会这些,身法运转到了极致,如一阵风般向巫族外而去。

“吁”,

忽听一声哨声传来,紧接着耳边风声顿起,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快速破空而来。

今日既无明月也无灯火,四下里黑漆漆一片,只有手中的银剑能照亮方圆数尺,饶是陆鸿的目力面对这些也是摸瞎,只能勉强听声辨位将手中的剑舞成锦绣般的一团。

他的剑法本就驳杂精深,以实用见长,且手中的银剑乃是古圣燕凌霜的生命之光化成,他只一剑挥出身前便一片绚烂,剑气竟如银河挥洒。

古圣虽然已经陨落,但这银剑的余威却犹如当初。

一片嘶叫之声从前方传来,绚烂的剑芒所过之处一片血雾扬起,腥咸又夹杂着恶臭的气息快速卷入鼻息,让陆鸿和乱常两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口哨声随即变得刺耳,黑暗中一片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不知有多少恶物被这血腥气刺激出了狂性,嘶叫着扑将上来将地上的尸体大口吞入腹中。

陆鸿和乱常虽然看不清,但却知道黑暗中必然有许多恶物在窥探着这里。

那些东西密密麻麻地聚集在四面八方。

口哨声未落,虫笛声又起,这一次周围的恶物不再那么嘈杂,声音竟变得整齐有序,只是这齐整的声音却让陆鸿和乱常两人更加忌惮。

一大一小两道模糊的身影从黑暗中缓缓走出,口哨声和虫笛声正是从这两人的方向传来。

那高大的身影头发挺翘着,像是一条条口吐红杏的毒蛇,行步而来时手腕和脚腕上的金环轻轻撞击,发出颇有气势的金属交击之音。

这道身影陆鸿陌生的很,但那娇小的身影她却并不陌生。

“圣蝎使”,

即便黑暗中看不清她的容貌陆鸿也辨认得出她的身份。

少女吃吃笑道:“我与陆公子不过一面之缘,陆公子倒还记得我”,

“姑娘若不退下,恐怕以后就只能活在在下的心里了”,

若是平时他或许会有心情与这小姑娘调笑一番,但眼下他却很有可能要辣手摧花了。

阿幼依笑道:“我也不敢小看了关中的天下第一剑,但陆公子真能闯过我和灵蛇使联手布下的五仙阵法吗?”,

周围悉悉索索的声音更加密集,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四下里还夹杂着药味,虽然看不见黑暗深处,但陆鸿知道定然有许多恶物向这里聚集而来。

软体动物特有的那种粘腻感让人浑身都感到不舒服,而随着口哨声和虫笛声的越发高昂,它们爬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你们一心求死,我就成全你们”,

这一次没有锦绣般的剑舞,陆鸿只一剑探出手中银剑便绽放出一片璀璨的剑光,星辰遍布,银河自剑中挥洒而出,第一波嘶吼着扑上来的毒虫蛇蚁瞬间就湮灭在银河之中被磨灭成一片齑粉,灵蛇使只看见绚烂的剑芒瞬间而至,他的拇指和食指还含在口中,那挥毫到极致的绚烂却成了他的永恒。

“嗤”,

剑光掠过,黑夜瞬息之间被照亮,地面上好像被巨大的碾子磨过一般带起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鲜血滴滴而落,灵蛇使的手腕忽然滑落,紧跟着头颅高高飞起在空中,脖颈出一道血柱飞起,他的躯体支离破碎,四分五裂。

哈尔滨市老年医院怎么样
武威市妇计中心怎么样
防城港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盐城知名癫痫病医院
河北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