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权国 3043 烈火燎原(五)

2020-01-13 12:44: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3043 烈火燎原(五)

“消息确认了吗?”

龙雪山从远处帝京城蔓延三十多里的巨大轮廓收回目光,神色错愕看向身后一名刚刚带来消息的龙家信使,数十名身穿着龙家红色铠甲的甲士,此刻都换上了普通衣甲,甲胄之下都是敝旧袍服,在听到消息后,目光都齐齐看向龙雪山

“已经确认了,就在昨晚,有数千身份不明的草原骑兵突袭帝国营地,结果遭到帝国军的埋伏,最少有三千人被杀,乱战中,帝国特使伯兰特邦妮突然身受重伤”那名龙家信使脸色肯定的回答道“有消息说,昨晚发动突袭的可能是对耶律家内部,对于耶律宏泰选择投靠帝国不满的军方将领,也有人说,是来自北面的凤台部所为,甚至还有人说是王庭,毕竟对于耶律家成立王庭最不满的,就是北面的草原王庭!”

“好了,我知道了!”

龙雪山点了点头,嘴角闷哼了一声,内心已经肯定,必然是凤台部的蒙罗扎所为,对方也算是胆大包天,竟然就在距离耶律家帝京不足五十里的地方对帝国使者团动手,而且还取得了如此不可思议的战果,现在不知道多少势力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真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龙雪山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帝国因此而与耶律家翻脸,怕是整个中比亚势力格局走向都会因此而改变,没有了帝国的支持,仅仅一个耶律家,能够在凤台部和龙家的两线夹击下活下来都不容易,更不要说成立一方王庭!

“我就说凤台部怎么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原来竟然在帝京潜伏了数千兵力,也好是对付帝国使者团,如果是对付我龙家,怕是我们也无法抵挡住数千草原骑兵的冲击,这次重创帝国使者团,不管最后是否成功,对于帝国与耶律家的联合都必然会是重大影响”

一名神色冷峻的青年从后面走上来,脸上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他正是此次龙家使者团副使龙华,当初龙鹰口之战,他因为违背军令擅自救援龙鹰口,返回龙家本营就立即遭到了扣押,知道龙破回军,才算是将他放出来,但是那时,他已经是被龙山逐出支脉的身份

因为当初的冒险救援龙鹰口,加上在名义上已经被驱逐出龙山支脉,反而得到了龙破的重用,现在已经是龙家一支新军的指挥使,虽然新军是西南之战后才扩建的,但是毕竟也算是堂堂正正迈入了家族将军的行列,

才二十岁就成为了家族将军,就算是在人才辈出的西南龙家也绝对算是首例,在l青年脸上自然满是一股傲气

“事情没有你想那么简单“龙雪山摇了摇头,不以为意的摆了一下“数千骑兵突袭帝国营地还遇到了埋伏,这本身就说明,帝国方面已经得到了消息,甚至都布置好的陷阱,所以最后还出现这样的结果,怕是中间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变故才对”

年轻人还是太过于急躁了一些,如果多几年阅历,眼前的年轻人或者能够成为一名主掌一军的指挥官,但是现在,明显是还太嫩了,龙雪山本来是想要劝说青年考虑要更成熟一些,而是落在青年耳中,却完全失去了劝诫的味道,更像是长辈的说教,看见青年微蹙的眉头,龙雪山就知道自己怕是说错话了,自己虽然是使团正使的身份,但其实家主之所以派自己为使者团负责人,就是因为这次所谓的礼品,怕是要惹怒耶律家大开杀戒,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明知道可能必死,谁敢来,

所以这次的使者团,没有一个人愿意担当,最后挑来挑去才选到了还在看押中的龙雪山的头上,龙雪山可以说是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戴着死罪被推上来的,能够活着回去帝京机会渺茫的几乎看不见,就连出发时,龙雪山都做了最后的准备,给家里交代了后事,

而年轻人不同,注定是要走上龙家高层的命运,龙山几乎就是在用整个家族来为这个年轻人铺路,甚至不惜将多年来的人脉,都搭在这个年轻人身上,龙山当初果断的将龙华开出支脉,与自己摘清关系,就可以看出,龙山对于自己这个孙子的期望是何等巨大,

严令各军不得救援龙鹰口的那一刻,唯独放了龙华出城,龙山就已经是为自己孙子铺路了,毕竟在当时知道家主龙破已经在回军路上的,只有龙山一人

更不要说在西南之战结束后,龙山主动以交出整个南线军权为条件,请求家族龙破收回对当初惨败的龙家诸将的惩罚,谁不知道,家主龙破对于南线军权已经是垂涎已久,只是一直苦于家族训示,才不得不一直忍耐着,现在龙山提出主动交出南方军权,对于家主龙破来说,简直就是寒冬里送上了一团热火

果然,在礼仪性的推拒了三次后,龙破就免为其难的收回了对诸将们的处罚命令,顺手收回了数十年都偏离家力之外的南线军权,龙山花费了一生心血锻造出的南线八万铁军归入龙破亲军编制,这个人情可就大了!

来自南方的将军本就是龙山培育出来的,现在又因为龙山而免于处罚,,这份天大的人情,连同家主龙破收回南线军权后的喜悦,最终落得的人,就是眼前的年轻人,龙华

“龙雪山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不知道的变故?”

“战阵上面千变万化,谁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就像当初龙鹰口大战,我带领骑兵赶到时,如果大人不是一味防守的话,未必就会是那样的结果,当时,我可是将宋族全军都冲乱了的,可惜如此战机,被大人白白浪费掉”

青年一脸耿耿于怀,语气中带着相当的不甘心,嘴里依旧说道

“好歹我也算是龙雪山大人的的救命人,现在是使者团的副使,在军职上,更是一军的军主,完全不在大人之下,这次护卫大人进帝京,也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大人说话的语气和表情,怎么还是向一个长辈在训斥晚辈一样,这怎么行?

“龙鹰口。。。。。。。“龙雪山脸色变了变,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龙山对龙鹰口见死不救,差一点就让龙雪山连同一万精锐被宋族山军砍成肉泥,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上,龙雪山也不得不承认,龙山下令阻止救援的决定是正确的

那种情况下,宋族船队就在上游蓄势待发,随时可以越过龙鹰口却迟迟不发,明显就是将龙鹰口当成了一个口袋,不论龙家派来多少援军,最终都会是被困杀在龙鹰口的份,如果不是族长龙破回军攻占离昌的消息恰好传来,那一夜,他和眼前的青年都绝对无法从龙鹰口撤走的,

但是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

特别是对眼前冒死前来救援的青年,

“在龙鹰口,我龙雪山确实是欠你一条命”龙雪山脸色严肃,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跨上身后的战马,抬起马鞭“前面五里就是帝京,已经是帝京的范围,你的护送任务已经完成了,回去吧,如果我还能活着回来,我会还的!”

“在龙鹰口,我都没有丢下大人,难道帝京比龙鹰口还要危险不成”、

龙华嘴角讪笑说道,按照命令,作为副使的龙华在抵达帝京外围后就返回的,但是龙华无疑是不想回去,只见他目光明亮的看着前方的帝京说道“中比亚帝京,自从当初朝堂禁止我龙家进入帝京后,数十年来,作为龙家人进入帝京的这份荣耀,难道龙雪山大人就准备一个人独享吗?这样也太不够地道了吧,大不了我不跟随大人一起进去好了,反正耶律家立国大典,来往人流那么多,区区几个人混在里边,谁有能够察觉得到”

“进了帝京,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估计没被耶律家碎尸万段就算是幸运了,你没必要跟着我冒险!回去,这是我的命令!”

龙雪山眼睛有些发红,他知道龙华的苦心,冒死进帝京,谁也不知道命运会怎么样,一旦耶律家要对自己下死手,那么多一个龙家人在帝京接应,最少也有给自己一个收尸的人,总比死了被野狗啃好太多了,但是让龙华进去实在是太冒险了,

龙山一脉,西南之战后,已经是衰落的不成样子,已经向家主龙破请辞所有职务,

北进惨败丢了十几万大军,龙鹰口见死不救,差一点就让宋族击破龙鹰口,这两条无可争辩的事实摆在那里,就算龙山在家族中地位如何崇高,更有执掌南方军二十年的威望所在,此刻也都是无人敢站出来挽留的,而这一切,龙山都一力担了下来,自己又怎么忍心让被龙山寄以厚望的龙华跟随自己进帝京冒险。

“龙雪山,如果我让耶律家不杀你,你就告诉我是谁射了我弟子一箭可好?”

就在这时候,一个厚重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龙雪山猛地转过头来,看见一名身材微胖的青年从远处而来,在青年身后,全身黑色就甲胄犹如来自地狱死神一般的帝国骑兵,密密麻麻的如同合拢的羽翼一般包围过来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怎么样
成都航天医院怎么样
大同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徐州知名白癜风医院
辽宁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