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通天神井 第四十一章 合作愉快

2020-01-13 21:38: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通天神井 第四十一章 合作愉快

眉头紧锁的萧云盘腿坐在地上,额头的汗珠岑岑直往外冒。此时的萧云表面看来没什么变化,可其实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丹田正在发生着可喜的改变。

虽然可喜,但是这变化对于他的肉体又是一番打熬。之前突破到先武八重境的丹田内核,此时正在极力扩大。指甲盖大小的内核疯狂吸收着丹田内新鲜涌出的内力,并把这些内力导引至全身筋骨和血脉。

内力淬炼肉体的同时,也在完成着内力本身的提纯与压缩。

当新生的内力在萧云的身体内走满一个周天过后,就会重新被输送回丹田,此时再由内核将其同化,原先如游丝般的内力经过了提炼,终于凝成了液状体,汇入到内核之中,以此扩大内核。

而每一股内力的淬炼,都意味着一次肉身的打熬。每一次打熬,都意味着超脱想象的痛苦。

萧云咬牙坚持着,灵魂坐守识海,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每一缕内力,按部就班地推动着每一次淬炼。

短短三十息时间,他的额头就已汗如雨下,抹在脸上的东西也都被汗水洗掉,胸前也已湿了一大片。而他依然咬牙硬撑,连一丁点痛苦的声音都没叫唤出来。

“他在突破?”当年同样走过这条路的赵天恒只是稍稍看了一眼萧云,就已经知道了萧云目前的状况。

萨兰点点头,就这么安静地看着萧云,似乎是在等他突破完成。

而萨兰不走,赵天恒就更不会走。他的视线不断切换,任他怎么想也记不起萨兰大师什么时候跟眼前这个小子扯上过关系。

再看这小子的实力,赵天恒就更是摇头,心道不可能。先武八重境,即使现在突破,也不过先武九重境,想当初自己十五岁就已经后武三重境了。花了整整五年才提升一个大级别,现在堪堪通脉境三重而已。

照此看来,萧云的天赋只能说极其一般,根本不可能引起萨兰大师的注意啊。

那么,萨兰大师看重他的又是什么呢?

从上到下扫视了萧云,赵天恒百思不得其解,想当初自己以北城修者年轻一辈第一人的身份去拜师,萨兰大师也没有今天表现得这么热情啊。

“先武境?这小子实力一般啊。”赵天恒故意道破了萧云的实力等级,想看看萨兰大师会有什么反应。

轻轻嗯了一声,萨兰大师似乎并没什么特殊的反应。

“萨兰大师,你跟着这小子干嘛?他偷你东西了?”赵天恒涎皮赖脸地半开玩笑,继续旁敲侧击。

“小子,你出来这么久,不怕赵文斌四处找你,回去关你禁闭?”萨兰哪里不知道赵天恒这点花花肠子,阴笑道。

“哈哈,只要告诉老爹我跟萨兰大师在一块,非但不会关禁闭,还会奖励我。”

“老夫可没跟你在一起。”

“诶诶诶,萨兰大师,不带这么坑人的。”

今晚萨兰的心情已经写在脸上了,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很高兴。所以赵天恒才敢大着胆子和他套近乎,若是换作平时,恐怕萨兰早下逐客令了。

这就更加坚定了赵天恒想要留下来看看情况的决心。

渐渐地,萧云脸上的痛苦神情变得舒缓,他那皱紧的眉头也慢慢展开。

突破过程已经接近尾声。

“小子,你难道没看出这小子是谁?”萨兰突然问道。

赵天恒被这一问问得蒙了,他凑近前去左看看右瞧瞧,最后还是摇摇头。

“我真怀疑你老爹不是赵文斌。”萨兰扶额,摇头叹道,似乎有些无语。

“怎么?这小子跟我爹有什么关系?”赵天恒大叫,“难道是我爹的私生子?我的妈啊,我要回去告诉我娘。”

听见这话,萨兰差点没站稳,扑哧一声大笑:“你小子能有个正经吗?”

“哦,还好不是。”赵天恒假意抚胸让自己安心下来,那逗逼的神情还真会让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北城少城主。

“皇榜通缉令,高价悬赏。”

“你是说骆虎?!”

咳咳,萨兰咳了两声,就差一脚把赵天恒给踹出去了。

“不对,骆虎是个黑脸大叔,我曾经见过。”赵天恒自言自语,马上摇头否定,倏尔抬头看向萧云,惊呼,“他是萧云?”

萨兰点头。

“五百骆家军全部阵亡,他却和骆虎一起生还的那个萧云?”赵天恒掩嘴,满脸的不敢相信。

“我真怀疑你老爹给你看过通缉令没有。”

“老爹说了,该给我看的自然会给我看。”

“呵,赵文斌胆子倒不小。”

“大师你不也是在包庇这小子吗?”赵天恒虽然搞笑,但他不傻。萨兰既然敢点明萧云的身份,自然也是起了包庇之心。

萨兰不答,算是默认。

先前看他实力不济,竟没想到他便是皇榜通缉的重犯。能够同骆虎将军一起杀出,应该还有隐藏的手段。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此时的赵天恒再看萧云,潜意识里已经重视起来。

“萧云小友,偷听了这么久,好歹回个话啊。”萨兰突然嘎嘎一笑,对着闭眼的萧云说道。

被他这么一说,萧云也不好继续伪装下去,其实他因为基础扎实,突破并没花多少时间,之所以一直闭眼,就是想从两人的对话中获取信息。

可没想到,萨兰早就知道自己已经醒来。睁开眼,萧云尴尬地一笑,露出他那副天真的笑脸,任谁看了也不会觉得他内心竟然是多么的“奸诈”。

“恭喜小友成功破境。”

“恭喜朋友破境。”

萨兰、赵天恒两人先后道贺,这倒把萧云吓了一跳。

“咳咳。”萧云爬起身来,清清嗓子,转身对萨兰道,“如果小子没猜错的话,大师是为了最后那件拍品而来吧?”

突破之时,萧云严格分析,仔细回想,发现只有可能是那五阶安魂草让萨兰注意到了自己。再结合到萨兰的灵魂始终进不去风雪之壁,这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小友果然聪明,那么就先祝我们合作愉快?”萨兰哈哈一笑,大有一种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的感觉。

“合作?我有说过我要合作吗?”

“呵呵,小友不要开玩笑了,跟老夫合作可比你满世界去找要来得稳妥。”萨兰再笑,似乎早就认定了萧云会跟他合作。

“慢着慢着,你俩在说啥?为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懂?什么拍品?什么合作?就那两株杂草吗?”赵天恒听得云里雾里,在一旁咿呀怪叫。

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怎么样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浦东分院预约挂号
贵州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
烟台公立牛皮癣医院
苏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