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油地利益圈调查

2019-08-14 17:18: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长庆油田腹地陕西定边县数量庞大的揭盖井和黑油井对国有油区瓜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利益圈得以展现,而油田和地方的政商关系呈现病态的和谐。

随着中石油系统长庆油田的两任总经理王道富和冉新权同时落马,长庆油田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长庆油田腹地陕西定边县数量庞大的揭盖井和黑油井对国有油区瓜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利益圈得以展现,而油田和地方的政商关系呈现病态的和谐。

凌晨5时,浓重的夜色尚未退去,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偶尔有卡车或者警车擦肩而过。 这是从山上下来的运油车。警车名义上是稽查,实际上是在为一些拉油车押运。 9月18日,陕西定边县曾经的油井老板陈星(化名)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

穿过定边县安边镇明长城继续向南,就进入了学庄乡的胶泥弯子村。这里是长庆油田和延长油田的交界地带,属于长庆油田采油6厂的胡尖山作业区。山峁上井架灯火通明,在两三公里的山路两旁,油井星罗棋布。紧邻长庆油田钻井公司的油井旁边山峁上,矗立着高高的井架,旁边七八口油井正在作业。

这8口井是宁夏兴俊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俊实业)老板杨彦聪的油井,除了一口是揭盖井,剩下的都是近两年打的黑井。 陈星介绍说。车向南行约一公里,紧靠路边有一个简易揭盖井,依靠电潜泵正在生产。不到200米的路对面也是一个揭盖井,老板叫刘海峰(音),此人拥有多个揭盖井。

揭盖井,是指生产过程中逐渐淘汰的低产能油井,或者钻井后认为开发价值不大被封存的油井,经私人承包后再度开采。

揭盖井中有政府部门一些人员的身影,他们各取所需,并不互相拆台。 陈星说。

揭秘揭盖井

揭盖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

1994年,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与陕西省政府签订了石油开采协议( 4 1 协议)。该协议约定从中石油长庆油田分割出1080平方公里的矿区给地方,并允许延安和榆林各县参与开发。

彼时民间资本纷纷涌入,很多私人都参与油井开采。200 年形势突变,国家要求收回民营企业采矿权,一些个人和民企从地方政府承包的油井三权(经营权、管理权和收益权)被陕西省政府回收,归属延长石油,而从长庆油田直接承包的油井并未收回。这些未回收的油井以扶贫的名义继续存在,定边县政府网站公布的数字为122口,主要分布在红柳沟等12个乡镇。

此后长庆油田提出攀高峰计划 在2015年实现5000万吨油当量,意将长庆打造成西部大庆。揭盖井政策由此松动,成为民企老板们参与石油开发的入口。

陈星给记者详细介绍了打通揭盖井四级关节,涉及油厂、公权力机关、油井所在作业区护矿队(当地俗称棒棒队)等。每个环节,均需不菲的现金打点。

利益驱动下的揭盖井数量急剧膨胀。9月6日,定边县财政局副局长王红英披露的揭盖井数据为 00多口,而定边县工贸局局长王文邦估算,这个数字可能超过800口。然而民间有老板认为,每个采油厂都有数百个揭盖井,累计总数突破了2000个。

揭盖井中在县政府网站公布备案的122个被视之为有 合法 的手续,这些井口不必接受更多的审批程序和行政管理,是长庆油田和地方都默认的一种形式,定边县在管理中会收取一定的费用。

寄生的黑井

学庄乡胶泥弯子村一个井场的8口井中,其实只有1口井是揭盖井,其余的7口井都是老板在近两年自己钻井采油,在长庆油田和地方都没有备案,这是典型的黑井。

陈星称,黑井是在长庆油田区块里面 裸的盗采。其实黑油井有着更为隐秘的链条。

而黑井公关花费成本要高于一般的揭盖井,开采价值也高。

9月18日,记者拿着爆料者提供的数十口黑井资料向定边县工贸局求证。该局一位副局长表示,油井哪个批过哪个没有批过是长庆油田的家事,工贸局并不知情。而石油办负责长庆油田移交地方的部分管理职能,比如井口归工商,运输归公安和交通等。

定边县工商局一位负责人表示,工商局主要负责每个油井的产量如实申报的监督,对于黑井的确认非常难查。而每一口井的信息都会在定边县国土局备案。关于油井的管理,可以去公安局问,那里有一个专门负责石油管理的部门。

定边县国土局工作人员的答复是,如果想查一口井的详细资料,需要知道油井的井号以及详细位置,因此他们也不掌握黑油井的详细信息。

9月20日,记者来到定边县公安局,前任局长苏志强刚刚离任,其继任者刘亚斌表示,公安局纪委正在查媒体披露的揭盖井的问题。至于黑井的问题,暂时并不掌握信息。记者致电长庆油田总部,工作人员称只有基层掌握,对于揭盖井和黑井总部并不清楚。

严打和反弹

有消息称,定边县公安局已经对揭盖井进行了整治,中秋节过后大部分揭盖井已经停止采油。 定边县一位政府工作人员表示。

实际上,这并非定边县公安局第一次打击揭盖井、黑井和非法采油。这种打击和反弹的博弈一直在进行。

据《榆林日报》2010年4月29日报道,为进一步推动油气开发向规范化、科学化、法制化转变,定边县决定从当月25日至6月10日,集中开展油区开发秩序治理整顿活动。内容包括,核实井场位置、井数,重点项目建设实施进度,乡镇部门服务监管情况,以及安全环保防护设备配备,各项应急措施、装备使用情况。同时,还将严查油区打黑井以及哄抢、偷盗、非法贩卖、非法加工原油等违法案件。

2011年公安部曾发出《关于依法查处定边县境内非法涉油厂点的通知》,要求对定边县非法炼油厂进行打击。

2011年6月,陕西省联席会议办公室派员会同长庆油田公司保卫部、延长石油集团公司保卫部、榆林市公安局、定边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对陕西洪成石油化工有限公司、邦达污油处理厂、定边县东港污油泥处理厂等7处涉油厂点进行实地检查,并分别予以停业整顿和取缔,在定边县郝滩乡铲除了两处非法收油窝点。

2012年8月,定边县郝滩乡被当地派出所铲除的两处非法收油窝点,不久又重新恢复营业,当地媒体曾对执法部门的 软弱 公开提出质疑。

种种乱象引起了陕西省政府的重视。201 年2月27日,陕西省要求对陕北油气区进行整治。 月20日,定边县公安局在局机关召开该县油气区生产治安秩序专项整治行动动员大会,揭盖井是其中重要的一项。

4月25日,陕西省公安厅厅长杜航伟亲赴定边县调研油气开发秩序整顿工作,他要求涉油企业要从源头治理偷油、盗油、运油、收油、炼油现象的发生。榆林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国碧针对涉油气区问题,强调 决不能走过场 ,要求加大管理力度,严防反弹。

会上,时任定边县公安局局长苏志强高调汇报了 严打 业绩:2012年以来,定边县共破获涉油刑事案件11 起,刑事拘留71人,抓获涉油案件逃犯29人,逮捕65人,办理涉油行政案件74起,行政拘留65人,收缴原油286.57吨,铲除收油窝点25处。今年2月份以来,共破获涉油刑事案件10起,刑事拘留8人。

201 年10月9日,《榆林日报》公布了榆林市多个县区公安局长人选更替,定边县公安局长由刘亚斌接替,原任公安局长苏志强被调离,但并未公布苏调离后的去向。

油地 和谐 的生态群落

陈星介绍说,其实媒体披露一年能挣上百万的偷油大户,必须有靠山。

超越偷油的是开揭盖井,比揭盖井利润更为丰厚的是黑油井。而真正的大户,则是那些和长庆油田合作开发区块的神秘公司。

据此前《新京报》报道及公开资料显示,兴俊实业的老板杨兴义、杨彦聪父子就是横跨多个领域的成功者。早在1994年,杨兴义涉足石油开发,2000年左右,杨兴义的家族企业已拥有亿元资产。而在 三权回收 之后,杨氏手中的油井得以保留,杨氏父子的兴俊实业成为低品位油井的最大收益者。

原中石油集团副总裁兼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在落马前长期主政长庆油田,把很多低品位油井区块分包给合作单位,然后与合作单位签订原油回购协议,以提升整体油田产量。兴俊实业成功从中获得多个区块,其中位于志丹县金丁镇马子川村的一个区块,就拥有200多口油井。此后,杨彦聪的产业链条又延伸到石油储运领域,他拥有自己的运输车队和原油储存厂。

据多个知情人士称,以石油运输和收购为核心,形成了定边县的五大势力,坊间称之为 五大镖局 ,他们或开采或收购或运输,能够在定边县境内畅通无阻。

无疑,兴俊实业成为超越定边县域势力的最强者。

而在定边县内,冯宝(化名)和曹智(化名)是两大地方实力派,他们分别有着属于自己的创富故事。另外两家有着环保系统背景的邦达污油处理厂、定边县东港污油泥处理厂,也从事着与其经营范围并不相符的收购、储运黑油的业务。

冯宝的财富传奇令人咋舌,借助承包运输石油在短短数年间迅速崛起。因运输包干,他又承包长庆油田某些油厂作业区,每天可以获得大量 富余 原油。为了加工原油,冯宝自己成立了陕西洪成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打通了产业链。

靠运油为生的司机小赵(化名)介绍说,冯宝拥有的运油车辆通常挂着 甘M1171 的车牌号,这相当于自己的 镖号 。曹智的车辆也有着自己的标识,有着自己的原油收购点。所有的管理部门都不会对挂该牌照的运输车辆进行检查。

而邦达污油处理厂、定边县东港污油泥处理厂,虽然名义上是污油、油泥处理,实际上主要靠黑油收购。因为违规,两个厂子多次遭受停业整顿,但风头一过仍照常经营。两家厂子都印有自己的票据,只要向监管部门出示,便可以放行。

除了 五大镖局 ,普通百姓用越野车改装后拉油,给原油稽查包月上交1万元,便可以在全县随便跑。原油稽查人员姚某自己拥有运油车辆, 原本运出定边县境1500元的运费,到了姚某那里,一般要收5000-6000元。

陈星总结道: 围绕石油,定边县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秩序。

治疗癫痫的医院
李元友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