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东北】尽孝(舞台剧本)

2019-09-12 00:58: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尽孝

(舞台短剧)
编剧 / 于波
人物:
金耀:男,78岁,(退休干部)
万霞:女,67岁,(退休干部)
金晓:男,5 岁,出租车司机 (金耀儿子)
艾华:女,52岁,企业工人 (金耀儿媳)

场景:金耀 家,夜。
道具:(床、沙发、电视、方桌,茶几,茶具,暖壶,书几本)
画外音:金耀老伴已经病故九年了,他是退休干部,每天上午都要去老年大学书法班的学习,也是老有所乐。但内心深感孤独寂寞。这不,最近他看上了老年大学的万霞了,两人情趣相投,彼此都有好感,但都不好捅破那层纸呢,都怕孩子们不同意而心里有负担。

金晓与艾华手里拎着苹果、橘子、葡萄来到了老爸家门前。(模拟式地敲门)咚,咚,老爸啊,给我们开门。我们回来看您来啦。
金耀:正坐在沙发上戴着老花镜看新闻联播呢,听到了儿子的叫门声,赶紧站起身来开门。
哦,你们来啦,吃饭了吗?
艾华:爸爸,我们刚吃过饭就来看您了。(走进了房间放下了水果袋之后换拖鞋)
金晓:老爸,这二天您身体还好吧?我们太忙也没过来看看您。
金耀:没死没瘫就算好呗。(口气带着枪药味)
金晓:(坐在沙发上,掏出一支烟点上)今天我一个哥们小刘的父亲去世了,才56岁,患了心梗,叫的120,车在路上时,人就没气了。
金耀:唉,这人哪,生命太脆弱了,说不上啥时候就去见阎王爷呢。所以啊,得快乐地活着。
艾华:谁说不是呢,所以,爸爸,我们要珍惜现在,过好每一天。
金耀:谁都想过好每一天啊,可得有高兴事才能笑得出来。你说不是吗?(腔调有点古怪,拉着长音)
艾华:那是肯定的喽,不过这心态得要保持好,心态好才身体好!
金耀:谁不想心态好啊,可没有开心事心态能好吗?
金晓:老爸,您今天这是怎么啦?说话有点怪怪的呢。(疑惑地眼神望着老爸)
金耀:是我怪吗?你们这一天天都忙碌着,一个月都抓不到影,还说我怪。(哼,口气恶劣,脸上挂着明显的不悦)
画外音:房间里的空气明显地有些凝固起来,还是艾华比较知趣地缓解了紧张的气氛。
艾华:爸爸,我和金晓考虑到您这一天到晚的自己一个人太无聊了,就准备给您报个五日游的韩国团,您看如何啊?
金晓:对,对。老爸,走出国门,看看外面的世界那才叫精彩呢。呵呵……
金耀:国内我都没玩明白呢,还出哪门子国啊?哪好也不如家好,我不去。(气哼哼地)
金晓:我说老爸啊,您也知道我这一天到晚的给人卖腕子,累的狗爬兔子喘的,哪里有功夫陪您啊。
金耀:谁让你陪了,我让你们来陪我了吗?我可劳驾不起你们的啊。(拿起一张报纸装模作样地看起来)
画外音:金晓:老爸今天是心不顺哪,可能最近又有啥烦心事了,得,我得套套话。
金晓:老爸,我说您今天这是怎么了?自打我们进来没说几句话吧,可您这态度就这么……(欲言又止了)
艾华:爸爸,我和金晓临来时想好了一件事,来与您商量呢。
金耀:是啥事?(疑惑的眼神望着儿媳)
金晓:哦,是这么回事啊,这不我们俩考虑您自己一个人生活太孤单了吗,请您与我们一块过,您又不愿意。我想给您请位保姆来照料您的生活起居,您看行不?
金耀:哦,找保姆,那有意义吗?每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说不清道不明的,我可不想让邻居说闲话弄个晚节不保。(漫不经心的)
金晓:艾华,你去看看厨房里还有啥活,帮我爸收拾一下房间。
艾华:好嘞,你多陪爸说说话啊。(诡秘地朝着金晓使个眼色走了出去)
只见房间里剩下了爷俩,还有啥话不好说呢。(金晓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转圈,心里想着如何对老爸说呢)
金耀:我说你能不能别嘚瑟了,这来回走动弄得我眼晕呢。
金晓:老爸,我听说邻居林大伯都80岁了,可前不久找了个老伴,比他小20多岁,俩人成双入对比年轻人还甜腻呢。
金耀:人家那叫会生活。追求的是高质量的生活。那才叫没白活啊。(坐下话里有话地)
金晓心里在想,有门了,老爸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我就趁热打铁吧。(内心活动着)
金晓:那是那是,人这一辈子不就是那么回事吗,愁也一天,乐也一天,我们干嘛不过好每一天。您说对吧?老爸。
金耀:我已经是土埋到脖子了,秋后的蚂蚱也蹦跶不了几天了。唉---
金晓:我说老爸啊,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跟您商量点事呢,诡秘地笑着。呵呵……(往金耀身边凑着)
金耀:我看你这小子心里存不住事吧,我看你瞎转悠就有事,赶紧说,到底是嘛事?
金晓身子往老爸身边靠了靠,金耀就往里挪挪地动作。(很神秘地样子)
金耀奇怪地眼神:你这是干嘛呢,有话赶紧说,别弄得神秘兮兮地,让我心里发毛。
金晓:我说了您可别骂我啊,其实你儿子也是一片孝心啊。
金耀:你能不能别给我绕弯子了,怎么磨磨唧唧的啦。(不耐烦地口气)
金晓:就是吧、就是吧,我想给您找个老伴。让您晚年幸福啊。
金耀:哦,刚才你媳妇说要给我找保姆,这会你又要给我找老伴,你们这唱的是哪出戏啊?
金晓:爸爸,我妈也去世九年了,她走后我看你的精神状态一年不如一年,身体也没以前硬朗了,每天自己生活我们也不放心啊,所以啊,我和艾华商量着还是您找个老伴吧。
金耀:你们去哪里找,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也没几天活头了,我可不愿弄得个晚年被骗,财产被卷,存款被转。
金晓:我其实心里有个人选,就是不知老爸您是否能看上眼?
金耀:你说的是谁?还有了人选,我了解吗,不志趣相投的我可不要。
金晓:我看好了老年大学的万霞阿姨啦。
啊!金耀马上惊讶地放下了手里的报纸,摘下了老花镜,用异样的眼神盯着眼前的儿子,竟说不出话来。
此时,艾华走上台,坐到金晓的身边。怎么,还是儿子懂您的心吧?
艾华:爸爸,刚才你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其实我们早就看出万霞阿姨对您很好,我们来了几次看她都在与您聊天,谈笑风生的,你们一定很投缘啦。
金耀:我们俩在老年大学书法班,没事时就是磋商磋商书法。(口气明显好转)
金晓:那你们俩在一起时,就没说点别的?(试探着的口气)
金耀:我们能说啥啊,都这把年纪了。
金晓:老爸,您没听说过吗,最美不过夕阳红。(扮个鬼脸)
艾华:金晓,看你怎么说话呢,老爸是与万阿姨切磋技艺,那不叫“技艺”,嗯,该叫“书艺”吧?
金晓:你不懂就别乱说话好不?还“书艺”呢,我看叫“法意”。
金耀:是啥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对书法都有共同的爱好。
金晓:老爸,万阿姨虽已半老,但我看风姿绰约。一看就是个艺术家的范儿。(赞叹的口气)
金耀:你可别不懂装懂了,那叫书法家。
艾华:要我看哪,还是位欣赏家!
金晓:此话怎讲啊?
艾华:你看啊,我万阿姨能看好我老爸,那不就是个欣赏家吗?
金耀:还不知人家是啥意思呢,可别乱说话。(明显高兴的表情)
金晓:老爸,那没问题啊,明天我跟别人串下班,我去找万阿姨探听探听口气。
艾华:我看要不今晚就给阿姨打个电话,就说我老爸有个书法写不好了,请她过来一趟,这不我们都在嘛,也好表个态,让阿姨放心,我们是全力支持老爸与阿姨在一起的呀。
金晓:嗯,你终于聪明了一把。对,就这么办,我们就来个趁热打铁,先把阿姨的心思搞定。
只见金耀心情豁然开朗了,他心里想,儿子儿媳还是孝顺的,终于能弄明白老爸的心里所想啦。
画外音: 儿女孝顺不仅仅体现在给老人买吃的穿的用的,重要的是让他们晚年精神生活有所寄托,饮食起居有所依托。
万霞手里拿着一个食品袋,袋里装着一条鱼、几个苹果,兴匆匆地上来。
模拟式地敲门:老金,是我,开门。(咚,咚,咚)
金晓:打开了房门,快请进,万阿姨。(艾华赶忙把拖鞋放到了万霞的脚边)。
万霞:哦,你们都在啊,我今天去超市看鱼挺新鲜的,就买了二条,给你爸也带了一条。
金晓:可不是嘛,我看阿姨来我们家,总也不空手呢。(诡异地挤着眼)
万霞:看你说的,这又没花几个钱,你爸这不不爱动弹吗,我也是顺便。(有点不好意思的神情)
艾华:阿姨,您快请坐,我们这正说您呢。快先喝杯水吧。(给万霞倒杯水端到了面前)
万霞:说我啥啊?怎么还说起我来了呢?(疑惑微笑地望着金耀)
金耀:还是让孩子们说吧。(假装拿张报纸看着)
金晓:阿姨,您与我爸在老年大学也快三年了吧?
万霞:那是,时光荏苒,转瞬即逝,我们都是风烛残年啦。(感叹着岁月不饶人)
金耀:虽然岁月催人老,但我们还是挥笔泼墨与时间赛跑。(自信地神情)
金晓:阿姨,我爸爸自从认识您以后啊,这心情和精神状态和以前大不一样啦。
万霞:哦?怎么个不一样啊?呵呵……
金晓:我就感觉到吧,我爸每天去老年大学的积极性可高了,真是风雨不误啊,而且心情特好。
万霞:那是他喜欢书法啊。
艾华:阿姨,我们也都相处几年了,说话就不遮遮掩掩的啦。我们是想让您搬到我们家来做家长。
万霞:可别这么说话啊,你们怎能会想到这方面呢?(羞涩的表情)
金晓:其实吧,我爸也早就有这个心思呢,只是他一直不好开口,是怕被您拒绝没面子啊。
万霞,此刻望着金耀,只看金耀拿着那张报纸的手有些颤抖呢。
金晓:爸爸,您别总看报纸啊,何况您那报纸都曾看几遍啦,您倒是说话啊。
金耀:这个事吧,不是一厢情愿之事,我愿意你万阿姨还不见得愿意呢。
万霞:老金看你这话说的,你如愿意那我还能推辞吗。
金耀:只要你不拒绝,那我就会心安理得。
金晓:我们做儿女的吧,为了生活,都要去打拼去工作,所以照顾老人的义务尽的不多。
艾华:可不是吗,如果你们能顺利结合,那就是给我们儿女减轻了负担。
金耀:你说啥话呢?没咋地,就把我们当做负担啦?
艾华:爸爸,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有点委屈)
金耀:你不是那个意思是哪个意思啊,我听你这话就别扭。(有点埋怨状)
金晓:你这张破嘴,就是不会说话。应该是让我老爸重新活一回。
金耀:我说你这臭小子,你这话也不中听吧?就好像我已经死过一回似的。(破涕为笑)
金晓:不是的,不是的。老爸,我其实吧,就是想啊,想让您老晚年有个伴。
艾华:起码每天有个说话聊天的人啊,何况像我阿姨这么有才华的人上哪里去找啊。
万霞:你可别夸我啦,我哪里有啥才华,也就是凑合吧,照比你爸的水平那可是差远啦。
金耀:老万啊,您看吧,孩子们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呢,对你是没啥挑的了,您看您的意思呢?
万霞:其实吧,我女儿早就跟我提过此事了,她说她在国外,无法照顾我,让我找个伴呢。(低头看着脚)
金晓:哦,那就太好了。这叫什么来着?叫天赐良缘吧。呵呵……
艾华:我看该叫老树春深更著花。(嬉笑着看着万霞)
画外音:一对情投意合的老人,在不经意中相识,是偶然也是必然,期待他们能相扶相助走完生命的终点站。
金耀:那您今晚回去再给女儿打个电话沟通一下好吗?(和蔼的眼神望着万霞)
万霞:好吧,我回去给她打电话说一下,明天再给你们回信啊。
金晓:阿姨,时间宝贵啊,我们可是期盼您与我爸早日成为一家人啊。
万霞:看你说的。这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家啦。(有点难为情地说着话站了起来往门外走)
金耀:要不就在坐会呗,一会让金晓开车送你回去。
万霞:不了,我还是回去吧。
艾华:阿姨,那现在就让金晓送你吧,正好我们也是同路,一块走啊。
万霞:也行,那你们就不多陪陪你爸了?
金耀:我不用他们陪,和他们也没啥话可说的。
金晓:就是就是呢,我们每次来家,老爸不是写书法,就是看书,看电视,很少与我们聊天。
艾华:那是有代沟啊,与我们就是无话可聊啦。
万霞:老金,那我们就走了,明天老年大学见。
金耀:好的,老年大学见。

此时音乐响起……《黄昏恋人》歌曲,在房间里飘荡。

(全剧终)

2014年9月17日

共 444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孝心是对双亲长辈孝敬的心意,是中国孝道文化的核心,是祖先崇拜的文化内涵。古人云,百善孝为先。一个人如果连生养自己的父母都不孝敬,那么他的为人就可想而知了。世界上的万物从生到死都是一瞬间的事。自己的父母即使能够长寿,但也有终老的时候。有时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作任何准备,他们就要离去了,因此,尽孝是不能等待的。【尽孝】这篇舞台剧本,向我们讲述了儿子金晓,儿媳艾华孝敬父亲金耀的真实故事。金耀老伴去世九年,自己孤苦伶仃的过日子,在这九年里,金老没有给子女增添负担,宁愿自己孤独寂寞,也不愿子女为自己劳心。而儿子儿媳平时很少回家看望金老。如今儿子金晓、儿媳艾华也通过生活中生老病死的事例,觉得过去对老爸照顾不周很愧疚,所以尽孝为金爸找后老伴来补偿父亲晚年的幸福生活。这种想法和做法是非常可取的,也是当今老人再婚的实际问题。尽孝不只是体现在让父母吃好穿好玩好,而是让老人在晚年的时候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活圈子,老有所依,老有所爱。像金爸这样能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万霞伴随自己度过晚年,该有多幸福。在金耀心里其实早已和万霞相识相知,相互有好感,只是担心儿子、儿媳的阻拦和反感,没想到儿子、儿媳却这样开通和理解。金晓和艾华的尽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尽孝。也是在“老年节”送给金爸最好的礼物。剧本语言生活化,剧情发展循序渐进,调理清晰,故事感人肺腑。体现正能量,值得品味和欣赏!感谢赐稿!倾情推荐!问好娴雅!【东北编辑:雪梦儿】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9 000 1】
1 楼 文友: 2014-09-29 07: 6: 6 剧本体现正能量。欣赏佳作!感谢赐稿!问好娴雅!遥祝创编愉快!致安! 很多风景,都很随意;至失去了你,我在 独赏自己的风景......
2 楼 文友: 2014-09-29 10:11:40 非常感谢雪梦儿老师的精美编按!您辛苦了。提前祝您及家人国庆节快乐!远握!!
 楼 文友: 2014-10-01 07:25:29 祝贺娴雅剧本摘精!创作辛苦!遥祝节日快乐! 很多风景,都很随意;至失去了你,我在 独赏自己的风景......
4 楼 文友: 2014-10-01 19: 2:40 老来没有了工作,精神本来就会空虚,加上失去老伴,就更加孤寂了。好不容易遇到了 意中人 却又怕闲言碎语和儿女们阻止,因此总会感到苦闷,还无法可解。本剧本写了一对晚辈体谅这种心情,并且促成了老父的再婚,真好比是给了老父的新生。因此,这是一本宣传孝顺长辈的好剧本。这样的剧本,一定会弘扬儿女对长辈的孝道,是一部正能量的剧本,欣赏阅读了,谢谢作者。
5 楼 文友: 2014-10-08 19:08:58 一部很有现实意义的舞台剧,语言幽默诙谐,台词也很符合人物个性。欣赏,学习了。问候娴雅老师!
6 楼 文友: 2014-10-08 19:54: 谢谢容子老师前来关注留墨过誉!祝您秋高气爽之际创编愉悦!远握!!
7 楼 文友: 2014-10-09 16:29: 0 从这个角度写,堪称别开生面,手法娴熟,赞一个!
8 楼 文友: 2014-10-09 19:06:45 非常感谢晋忻李老师前来关注留墨,有您的支持与鼓励,我会更加努力写出好的作品。遥祝秋安!远握!!小孩流鼻血怎么办
吃什么药治拉稀
新生儿眼睛有眼屎
拉拉裤尺码怎么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