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评论财政联盟的诞生

2019-10-13 02:11: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评论:财政联盟的诞生

财政联盟往往是提升信誉的有效方式,还可以在广大地理区域的不同民族间创造出新的团结意识。欧洲人因此常常向往美国模式。但他们从来没有仿效成功,因为他们具有形形色色的结盟动机。

身处绝境的国家往往将财政联盟视为应对紧急状况的唯一方式。1940年,面对纳粹的挑战,丘吉尔接受了由戴高乐提出的英法财政联盟,当时的法国在纳粹的铁蹄下已经沦陷。

战争结束5年后的1950年,德国战后首任总理康拉德·阿登纳同样提议成立财政联盟--这次是法德财政联盟--借以摆脱战败国的生存危机。政治联盟的提议最终遭到拒绝;但经济联盟的辉煌却持续了60多年--直到今天依然在延续。

财政联盟背后的基本思想是,资信较差的贫困国家可以受益于与富裕国家的联合债务。实际上,这方面最有趣的建议来自一战初期,当时俄罗斯帝国在国际资本市场有限的借贷能力和短缺的外汇储备,导致其无法创建有效的军力。

于是俄国政府提出与英法两国建立全面的战时财政联盟。这项提议得到了法国的支持,因为法国的借债能力要弱于英国。英国当然希望打赢战争,但却并没有到愿意承担俄法两国政府无限债务的程度。

现实生活中,在政治体制差异如此之大的国家间建立财政联盟其实是行不通的。独裁或腐败政府具有为精英阶层谋利的强烈动机。上述动机随着对民主国家资源的控制力而增强,民主国家的民众愿意纳税(并清偿未来债务)是因为他们同样能掌控政府。

民主国家接受协议的唯一可能性是明确关系到安全利益。这样的困境让1914年前的俄国进入到法国的金融市场。但在1915年,英国即便在战时也不愿承担俄国的债务。也许纯粹是战前欧洲的不确定性,或威胁性质的不确定性,让安全顾虑在与金融风险的博弈中占据了上风。

俄国一战信贷方案预示了欧洲上世纪末有关负债及其与安全关系的政治操纵。因为处在冷战的分界线上,1945年后的西德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非常脆弱。西德政府因此为邻国提供财政援助以换取安全和政治团结,特别是在他们无法确定美国支持是否可靠、能否继续的时候。

但这种财政援助并非没有限度。1979年,当西德实行带有合作伙伴(欧洲货币体系)保障机制的固定汇率制度时,德国央行成功地确保自己不受无限制的货币干预,并能在德国马克的稳定性受到威胁时终止固定汇率制度。

相同的逻辑于上世纪90年代初再次在更大范围内上演,不过这次不存在任何预先确定的限制因素。欧盟做出的货币联盟承诺显着改善了欧元区地中海国家的公共财政和债务状况。实现本币与联盟国家特别是德国货币挂钩后,上述国家的借贷成本大幅下降,因为德国具有极强的稳定声誉。

出现危机时最终偿债如何划分的问题当时并没有解决,而过度负债问题则通过制定欧元趋同标准(反正该标准也没有全面实施)只当不存在。但自从2009年欧元区外围国家的财务困境将上述问题推上了前台,欧洲人面临的问题简直和一战盟国一模一样。安全和政治利益是否真的重要到值得冒险承担无法控制的政治体制所产生的无限巨额债务?

因为欧洲持续和平、不存在单一压倒性的安全威胁,因此当议价程度变得清晰时,富裕债权国的选民和政治家将会选择拒绝。但欧洲更加无法确定的安全挑战可能,恰恰需要1914年前法俄两国和1950年德法两国曾经乐于建立的那种牢固的财政连接。

现实影响是非常重要的:只有通过解散腐败寡头、削弱财政冒险动机的政治改革进程,债务和安全之间的必要平衡才有可能达到。方法之一或许是询问欧洲国家民众是否愿意接受涉及硬性债务限制的某种形式的财政契约。

德国人把这一方案称为Schuldenbremse(债务制动)。方案预先设定了制度及其基础性假设逐渐被广泛接受的意义深远的过程。但实现这一过程需要时间,世界从危机中脱颖而出的最成功的联盟美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微信微商城怎么开通
爱逛直播商城
拼团小程序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