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冰焰帝尊第五百三十八章顽固的谢玉阳一更

2020-01-24 19:06: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冰焰帝尊 第五百三十八章 顽固的谢玉阳!(一更)

第五百三十八章顽固的谢玉阳!

“装傻充愣,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宇文浩目视着谢棠,想要从谢棠的眼神中看出一点端倪。

可惜,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谢棠有丝毫变化,宇文浩不禁砸了砸舌,或许,这件事情,与宇文浩没有丝毫关系。

宇文浩想着,正要出手,可这个时候,谢棠脸色却变得难看。

宇文浩,可是解决风云宗的主导人物,能发动武帝的年轻人,这一点,谢棠不敢有丝毫大意,而且,当初的他,可是眼睁睁的看着魔云宗的覆灭,宇文浩仅凭初阶武宗,不断斩杀中阶武宗,低阶武宗的场景,至今在他的眼里久久不能忘却。

特别是觉醒五种武道之力,那可是震惊万分。

武道之力,对于武宗,能掌握的微乎其微,可宇文浩不但掌握了令人忌惮的死亡之道,还掌握了其他的道义,这就不得不重视了。

武帝,掌握一种武道,实属正常,掌握两种武道,那是天才人物,至于掌握五种武道,更是闻所未闻,但他看到了宇文浩。

一个来自云之大陆的修炼者。

五种武道,那可是相当于五名武宗的联手,这还不算什么,宇文浩掌握的,可是最为霸道的武道之力。

死亡之道。

武宗境界掌握道义中较为强悍的存在。

接着,又是火之道,水之道,风之道,云之道。

火之道,代表强盛,水之道,更是强悍无斯,风之道,凌厉而隐藏,云之道,则代表无尽的消藏和湮灭,无论是哪种道义,都让人为之震惊,殊不知,宇文浩掌握了五种道之力,而且都是强悍的武道之力。

“你们两人,速速向宇文公子坦白!”

谢棠震惊之余,看向自己的两位儿女,他实在太了解两位儿女的性格了。

谢玉阳不想有人冒充谢玉霞嫁入鬼宗,达成两宗的共识,谢玉霞则是不想自己的哥哥掌握魔云宗的大局,所以,两人暗中不断争斗,此次,恐怕与两人有关了。

“父亲,这是何意?”谢玉霞开口问道。

在他心里,自己的父亲,可是无敌的存在,这么多年,从未怕过什么势力,怎么会为一个青年才俊而变色呢?

“父亲,我魔云宗声名远扬,难道还要怕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呢?”谢玉阳脸色没有丝毫变化,郑重其事道。

“住口!宇文公子大驾光临,难道你们还不知错?”谢玉棠想到魔云宗的发展,若是没有人出头,宇文浩一怒之下,将魔云宗灭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父亲,宇文浩虽然声名远扬,但我魔云宗何惧之!”谢玉阳不爽的看着宇文浩,不就是一个武宗境界的小子?为何父亲会如此忌惮呢?

“够了!宇文公子的朋友,不幸落入我魔云宗,如今伤势严重,赶快为宇文公子的朋友解毒,否则,别怪了我这位父亲。”谢棠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局势已定,难道还不知足?若是彻底激起宇文浩的怒火,恐怕整个魔云宗将不复存在。

相较于魔云宗,谢棠根本不重视其他的事情,对于他而言,魔云宗的利益为大,其余的事情,尽是浮云。

被父亲如此呵斥,身为儿子的谢玉阳,心中很不甘。

就连谢玉霞,也别有深意的看了宇文浩一眼,就这样一个年轻人,怎么能让自己的父亲如此重视呢?

“父亲此话是何意?”谢玉阳打死不承认。

“何意?你很清楚,你以为我老眼昏花了?交出解药,我可既往不咎。”谢棠真想一掌拍死自己的儿子,敢在自己的眼下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若不是如今宇文浩亲自上门,他真不愿意与自己的儿子撕破脸皮。

宇文浩是谁,风之大陆鼎鼎大名的人物,不管他的实力如何,但能请动武帝消灭风云宗,这一点,是整个南部区域所有势力都不能做到的事情。

而且,今日宇文带来的,不是之前的那位武帝,也就是说,宇文浩的身旁,拥有两名武帝,一名武帝,足以覆灭风云宗,魔云宗,又算什么呢?

他虽为巅峰武圣,但深知巅峰武圣与武帝之间的差距,当初的风云宗,那可是十名巅峰武圣一起出手,最后,还不是败在宇文浩的手里,而且,宇文浩杀伐果断,不能以常理度之。

“父亲,一个宇文浩,难道真值得你这么做?”

谢棠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何直接与自己摊牌。

“你若不说,别怪为父的狠心,宇文公子之所以至今不出手,也是给我魔云留一条后路,你明白?”谢棠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难道他不想对付宇文浩?但宇文浩手下,可是有两名武帝存在,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整个南部区域的势力全部加起来,都不能对扛宇文浩。

这就是差距,不容置疑。

谢玉霞眼神死死的盯着谢玉阳,若真是他所为,那就给了自己一个很大的机会。

宇文浩是何人,她很是清楚,却不想今日主动对上宇文浩。当初风云宗可是在短短的时间内战败,至此,宇文浩一方,未损失一人,足见宇文浩的变态了,还有一点,能够让武帝诚服,足见宇文浩的变态了,魔云宗固然庞大,但对上宇文浩,依旧是一丘之貉,溃而败之。

如今,宇文浩身旁的朋友奄奄一息,若魔云宗死不承认,恐怕,迎接魔云宗的,将是覆灭。想到这里,谢玉霞后背一阵冷汗。

或者在她眼里,所有人都不可放在眼里,但宇文浩不同,那可是相当于南部区域的霸主,解决一个魔云宗,还不是信手捏来。

“谢玉阳,你不要冥顽不灵,宇文公子既然说道,绝不是空穴来风,机会摆在你的眼前,希望你珍惜,否则,别怪父亲不理会你。”谢玉霞想到这里,自然不会置之不理,发而是穷追猛打,这或许是她继承魔云宗的唯一机会。

胆敢招惹宇文浩,那不是自寻死路?没听说鬼宗已经覆灭了?

“谢玉霞,你.....”谢玉阳含怒看着谢玉霞。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在他认为,谢玉霞就是将他逼到死路。毒的确是他仿佛他人下的,但不代表着他就会认输,特别在谢玉霞面前。

两人争斗多年,他定不服输。

但在他下定心思对付陆雨夕的时候,已经注定他的失败了。

令陆雨夕如此,宇文浩绝对不会轻饶,纵使他是魔云宗的少宗主,就算是魔云宗的宗主,他也不会放过。

哈哈哈!

“是我又如何,一个站在女人后面的男人,有什么资格逼问我呢?众生皆平等,死去一个还不具备武宗的女子,那又如何呢?”

谢玉阳终于承认了,但却死不悔改,更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若是解决宇文浩,他轻而易举。

南平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上海中大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福州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
台州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南阳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