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剑心通冥 第十一章 直接摊牌

2020-01-14 12:0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心通冥 第十一章 直接摊牌

叶凡相信这种神职肯定是可以通过血脉传承的,虽然界王殿似乎毁掉了,但是属于界王的这种神职肯定还在,只要在他们就无法逃过邪魔宇宙国的探测。要破掉这种神职的传承绝不是界王一脉任何一个人能够做到的,哪怕这种传承随着时间推移会减弱,但也是一种神的力量,要想将之破掉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另外一种强大的神职力量将之消除。

神职这就是叶凡的杀手锏,他手中有大量的生命系跟光明系神职,他完全可以将这个当做交易的筹码,只要这个界王一脉的人想要摆脱邪魔宇宙国的探索,他就有办法诱使这些家伙继承神职。而一旦他们选择继承神职,那叶凡就将彻底将界王一脉掌控。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叶凡跟着月妍进入到月神殿中,这里的一切都给他一种奢靡的感觉,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叫做堕落的力量。

叶凡终于见到了月妍口中的前任月殿殿主,这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她的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最为成熟的女人气息。叶凡有些惊讶,他发现这位前任月殿殿主如果跟月妍站在一起的话,绝对不会被当成是后者的母亲,而是一个大姐姐。

“叶公子终于来了。”

月蚕!

一身雪白宫袍,+∈dǐng+∈diǎn+∈小+∈説,让人以外的是她竟然是赤着玉足的,迈步而来时她那白皙如玉的美腿从裙摆中不是露出来,那如玉晶莹的光泽绝对诱人眼球。

叶凡的目光落在月蚕的身上,看着她这一身装扮,有种强烈的直觉在心头荡漾,他敢发誓,这个女人宫袍下绝对什么也没有。叶凡对于自己的判断非常自信,他的脑中几乎是一瞬间就浮现出月蚕的出浴图。

月蚕穿成这样绝对会让男人生出想入非非之心,不过叶凡不认为这个女人纯粹是想要用这种方法勾引他,这或许就是她的一种手段,如果谈判时男人看到她这身装束想入非非的话,很有可能会脑子发热,答应什么非常不利的条件。

叶凡看着月蚕,倒不觉得她是一个老女人,在天玄世界武者寿命还是很长的,一般人仙境武者最少都能活上三千年左右,眼前的月蚕修为很强,已经达到灵仙的程度,那她的寿命绝对能够达到万年以上。一个能够活万年的女人,就算是一两百岁,那也是少女。

叶凡知道,对于人仙境以上的人来説,讨论年龄绝对很无聊,就好比你的修为达到人仙境,你不可能去找那些二三十岁的女人,因为她们的肉体对于你来説实在是太脆弱了,跟她们上床,你一不小心就将她们弄得散架。所以説人仙境以上的男人,要找女人,修为最少都必须达到神魂境,而且还必须是修炼肉身的,不然迟早会出人命。而修为达到神魂境,很少只有二三十岁,基本上都是五六十岁以上的女人。

所以説在修炼者中看女人用年龄来衡量非常的无聊,眼前的月蚕跟月妍,对于人仙境的武者来説,她们年龄是差不多的。

叶凡脑中闪过这样古怪的念头,他看着月蚕道:“这次殿主主动相邀,不知道所谓何事了?”

月蚕笑道:“自然是为了商谈合作之事,如今的情形已经非常明显,邪魔宇宙国的人不久后就会降临,不管是对叶公子一方,还是对于我们界王一脉来説这都不是好消息,咱们双方只有虔诚合作,才能寻到一条真正的生路来。”

叶凡笑眯眯的道:“邪魔宇宙国的人降临不一定会对本公子不利。”

月蚕轻笑道:“叶公子不要忘了当日发生在天院的事情,这件事情震动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瞒不住人,一旦邪魔宇宙国的人降临,他们第一个要对付的不是我们界王一脉,而是你们天院。我想当初击杀界之主宰的那位绝世强者应当已经离开了,毕竟天玄对于他来説实在是太过脆弱,动用一次力量后,他就必须立马离开,不然会摧毁整个天玄世界。失去这尊无上存在,叶公子认为还有谁能够庇佑你们天院一系?”

叶凡失笑道:“难道殿主可以给本公子提供庇佑不成?”

月蚕叹道:“説实话我如果有能力的话,就不会急着跟叶公子商量了,想来叶公子应当听秋蝉这丫头説过,本人非常擅长预测,能够看清未来。自从上次事件发生,我所预测到的一切都昏暗一片,我们界王一脉绝对是死亡葬生之地,可是不知为何,却因有一丝生机伴随着,当叶公子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终于明白,叶公子应当能够给我们界王一脉带来一线生机。”

叶凡眨眼道:“殿主説本公子能够给你们界王一脉带来一线生机,为何本公子自己却不知道?”

月蚕笑道:“叶公子不要説要了,我真的非常有诚意跟你合作,只要叶公子能够给我们界王一脉那一线生机,不管是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的。”

叶凡看着月蚕道:“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月蚕diǎn头道:“自然是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叶公子可能不知道邪魔宇宙国对于那些失职者的惩罚有多无情,界之主宰死亡,虽然不是我们能够阻止的,但这一切都发生在天玄世界中,下来的使者绝对不会过问事情的经过,他会直接将我们抹杀。”

叶凡的目光扫过眼前这对母女,他能够听出来两女的诚意,只是事到临头却让他有些犹豫,帮助界王一脉并不难,可是他知道事情绝不会向自己想象中那么容易,毕竟对方可是来自邪魔宇宙国,那可是修为最低都是神级的高手,就算他能够抹除界王一脉体内的痕迹,也不一定能够瞒得过对方。

月蚕幽幽叹道:“我知道这事很让叶公子为难,可现在你就是我们界王一脉的唯一生机,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我们都愿意尝试。”

梧州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中北大学医院怎么样
东莞能治妇科的医院
徐州治疗阳痿方法
深圳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