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王国血脉 第6章 铁腕之王(下)

2020-01-14 11:23: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国血脉 第6章 铁腕之王(下)

两个身着银色永新甲胄的王室卫队成员,一言不发地走到瓦尔的身侧。

库伦公爵无奈地摇摇头:“朋友无情,兄弟反目,还有比这更可悲的事情吗?”

没有人回答他。

半晌,瓦尔·亚伦德淡然笑着,抬起头:

“至少我做成了一件事。”

他看向神情怪异的拉塞尔男爵。

“我带来了战争,不是吗?”

“即使我和伦巴策划了一切——但动手杀死王子的,难道不是星辰这些不安分的贵族们吗?”

霎时间,詹恩、廓思德与某些伯爵们都脸色古怪,只有库伦公爵,依然摇头叹息,仿佛还沉浸在刚刚的兄弟反目里。

瓦尔凄然地道:“哈哈……凯,星辰受创未复,根本不是埃克斯特的对手——你要怎么办呢?”

“那你就在这看着吧,”国王冷冷地道:“跟你这个懦夫比起来,看看我,看看冷血的铁腕之王,是如何面对巨龙的怒火。”

“怎么,”瓦尔惨然地大笑:“你又要征召十四岁以下的孩子当兵了吗?”

国王没有再理他,而是转向埃克斯特的紧急使节。

“拉塞尔男爵,你刚刚的条件,至少我已经满足了第三条——可惜,无论是北境守护公爵,或是黑沙领大公,两者我都没办法交给你们,既然你们国内的人也有参与其中,那再向我们索要领土或资源赔偿,似乎已经没有道理了。”

拉塞尔脸色沉重地回答:“这不可能!刚刚我只看到你们星辰宫廷来来地吵闹,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黑沙领大公参与其中!

“埃克斯特坚持方才的赔偿条件,具体的数额可以商议,但绝不能免去……否则,”他昂起头:“否则——就让我们战场上见,用刀剑说话吧!”

大厅里的贵族们都开始窃窃私语,在卫队一左一右看护下的瓦尔,甚至开始冷笑。

“而且,努恩王失去唯一继承人的愤怒和绝望,岂是区区凶手就能填平的!”拉塞尔又脸色阴沉地加了一句。

国王叹出一口气。

“是啊,”凯瑟尔五世沉闷地道:“我感觉到了。”

拉塞尔挑起眉毛。

“我感觉到他的愤怒和绝望了。”国王黯然道:“对努恩王而言,这确实不公平。”

“使团遇刺,王子不幸——无论是谁做下了这件事情,他们不但羞辱了埃克斯特,还羞辱了星辰!星辰在此事中的耻辱,甚至千倍、百倍于前者!”

许多目光齐齐扫向瓦尔。

国王抬起头,眼中尽是冰冷:

“星辰从来未想过逃避应有的——既然有损公平,那我们必将为之付出代价。”

北境的两位伯爵顿时紧张起来。

难道,国王真的要牺牲北境了吗?

也是,毕竟——亚伦德公爵他……

泽穆托偷偷看了一眼瓦尔,只见后者无所谓地笑着。

“陛下果然是有担当与胆色的人,”拉塞尔男爵笑了:“无论是松果郡到熊郡,或是寒堡周边,具体的土地甚至面积,其实都可以商议,只要我方满意……”

“你们一定会满意的。”

国王冷冷地道。

众目睽睽之下,星辰的至高国王,抓起手边的权杖,再次从他的御座上站起,缓缓走下台阶。

凯瑟尔五世踏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疑惑的拉塞尔。

“你去回复努恩王,还有你在黑沙领的主人——星辰对使团遇刺一事深感抱歉,负疚至深。”

拉塞尔露出一个笑容,微微点头:“您的话我会带到,至于补偿……我们需要地图来丈量领土……”

“不。”

拉塞尔一怔。

至高国王冷冷地道:

“星辰没有什么领土可以赔偿给埃克斯特,也弥补不了努恩王的悲痛与损失。”

拉塞尔的脸色变了。

泰尔斯呼吸一紧:这,这是要“this_is_斯巴达”的节奏了么?

“但星辰不会逃避。”

国王轻声道。

下一刻,穿越者浑身的汗毛就倒竖起来!

因为星辰的第三十九代至高国王,凯瑟尔·璨星,缓缓地举起闪着奇异星光的权杖,指向了——泰尔斯!

“你还没见过吧?”凯瑟尔五世缓缓地吐字:“这是泰尔斯·璨星,星辰的第二王子,我的儿子和唯一的继承人。“

所有人都向泰尔斯看来。

“我会派遣他前往龙霄城,向努恩王和埃克斯特致歉。”

泰尔斯愣住了。

拉塞尔也愣住了。

国王看也不看泰尔斯,但他冷漠的话语还在继续:“如果这还不够,如果丧子的悲痛无法用道歉平息……”

“努恩王不是想要公平吗。”

“那我就给他公平。”

“告诉努恩王——他可以杀掉我的儿子,杀掉星辰王国唯一的继承人,为他死在星辰的独子与继承人复仇!”

“让他用鲜血来填补空虚,用杀戮来洗雪仇恨!”

“用我儿子的命,换他儿子的命!用星辰的血,弥补埃克斯特的血!”

什么。

泰尔斯呆呆地站着。

他听懂了国王的话。

但他不明白。

什么?

此刻,满厅的人,无论贵族、领主、官员、卫兵、仆人,甚至北境公爵,都震惊地张大嘴巴!

“陛——”基尔伯特脸色铁青,他想要立刻开口,但有人比他更快。

“陛下!”

库伦公爵有史以来,第一次神色严肃,脸色紧张地高声道:“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

泰尔斯颤抖着,耳边嗡嗡作响。

但他却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

“闭嘴,鲍勃,”凯瑟尔冷冷地回话:“你的国王已经做出了决定。”

库伦愣愣地看着至高国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连法肯豪兹也笑不出来了。

他的身后,詹恩脸色复杂地看着泰尔斯,独眼龙则低头深思。

那一刻,凯瑟尔头上的九星冠冕熠熠生辉,他仿佛一个无情的神灵,一字一句地,对彻底呆愣的拉塞尔道:

”于私,一个父亲的独子,换另一个父亲的独子,应该可以填补他的愤怒和绝望了吧?”

“于公,一个星辰王国的国王继承人,换一个龙霄城的大公继承人——公平了吧。”

国王踏下地面,厚重威严的声音如雷鸣般轰响:

“既然都沾了彼此唯一继承人的鲜血——星辰就再也不欠埃克斯特什么了!”

“够公平了吧!”

“那个时候,我们就无法回头了!放下一切顾忌还有负累,抱着彻底毁灭彼此的决心,全面开战!”

“这样够公平了吧!”

拉塞尔的瞳孔不断伸缩,他已经被国王突如其来的震撼之语,惊得目瞪口呆,他抬起右手上的卷轴,下巴抖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借着恶劣的外交事件,极大限度地争取埃克斯特(也许还有伦巴大公)的利益是一回事。

但是。

牺牲唯一的继承人——而且星辰不像埃克斯特的选王制,世袭王位的王子被杀,这将是绵延数代,数十代的生死血仇——让两国从此成为不共戴天,你死我活的死敌,引发灭国之战——这又是另一回事!

凯瑟尔王满布威严与力度的目光下,拉塞尔冷汗涔涔,眉头变换不断,似乎脑中正在激烈地交战——以决定他的反应和措辞。

“这……这……我的层级,无法立刻就此事做出答复……”他结巴地道。

凯瑟尔五世怒喝道:“那就去问你们的国王!”

拉塞尔吓得后退了一步。

至高国王没有看泰尔斯一眼,他继续阴沉地道:“告诉他,我在昨夜,已经派遣阿拉卡·穆男爵,带着两千王室常备军前往断龙要塞!”

“泰尔斯王子将随后出发,亲自到努恩王的面前,任他处置!”

“这就是星辰所能付出的代价!”

满厅的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国王瞥了一眼眉头耸动,无所适从的拉塞尔:“至于黑沙领的伦巴大公……我知道他已经布下了重兵,随时准备入侵北境。”

“是让开道路,护送我的儿子去龙霄城致歉,抑或不顾一切地向着穆男爵开战——他如何选择,我拭目以待!”

拉塞尔颓然地后退,大口大口地喘气,仿佛一个溺水的人。

“陛下!”

发言的是十五岁的莱安娜公爵,只见这个清丽的少女,此时脸色苍白:

“他——殿下是您唯一,唯一的继承人,若他途中发生不测……您的王位……”

“哈!”至高国王怒笑道:“太简单了!”

泰尔斯浑身一颤,看向眼前的一切。

只见凯瑟尔五世转过身,面对满厅的领主们。

“无论何事发生在第二王子的身上,使得王脉断绝……”

“那个彻底毁灭星辰之敌,那个为最后的璨星王子成功复仇,那个为颜面丧尽的星辰最终雪耻的人……”

国王猛然转身,高举权杖:

“就是下一任星辰王国的至高国王!”

“如果星辰连这样的人都没有。”

凯瑟尔冷冷地扫视一遍厅内的贵族,吐字如刀,力道千钧:

“那它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满厅的寂静。

“散会吧。”凯瑟尔冷冷地作结:“我等着努恩王的回信。”

就在此时。

“凯。”

面无人色的瓦尔·亚伦德公爵,挣扎地开口。

他难以置信地,看看凯瑟尔,又看看泰尔斯:“你……又在发什么疯?”

凯瑟尔五世嗤笑一声。

“发疯?”

国王冷哼着,嘲讽也似的,对瓦尔吐出他自己刚刚说过的话: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星辰。”

两个卫兵走上前来,把怔怔的公爵押走。

拉塞尔满头大汗地离去。

领主们在窃窃私语中,看向国王,也看向他的继承人。

基尔伯特捏紧拳头,看着那个星蓝披风的陛下。

国王大步离去,没有再看任何人一眼。

只有泰尔斯,恍惚地呼吸着。

对满厅的目光浑然不觉。

————————————

求收藏,求安利,求留言,求票票,求加群!

凄惶茫然的泰尔斯需要安慰!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需要多少费用
杭州白癜风医院地址在哪
江门公立癫痫病医院
郴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珠海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