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无限换身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战仙尊!

2020-01-14 10:58: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限换身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战仙尊!

‘师兄,你听说了没有,月族准备将月无双立为新一任圣女,传闻这一次圣女大典邀请了各大仙宗前去观礼!’

‘哈哈,你们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恳求师傅带着你们一同前去观礼!’

‘那可太好了,久闻月无双无论是实力还是美貌都可称之为五千年难得一见的传奇人物,若是错过一睹芳颜的机会绝对是千古憾事!’

‘哈哈,韩师兄,我记得星族圣女大典时,你也是这么说的!’

那姓韩的青年被人揭穿一点也不尴尬,反而十分痴迷的回道‘自然,星族圣女也是我的最爱!’

‘恐怕十二仙宗的各宗仙女都是你的挚爱吧!’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师兄也!’

洛凡听到这些人的谈话,神色有了一丝动容,紧接着脑海中便回想起韩素临死前说的话,随即略带嘲讽的小声自语道‘韩素,看样子你终归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相反现在的一切证明了是我赢了!’说完这句话,洛凡就闭上了眼睛;

天一亮,洛凡等人就启程前行,随着接近玄天仙域的中心他们遇到的修士越来越多,洛凡也没有盲目的扩张队伍,偶尔只是象征姓的收几个女子进来,毕竟就算是真正的清河老怪也不敢真的得罪各大仙宗;

一路上那些修士见到这般阵仗都是小心翼翼的避开,但在几天后,对面走来的一名白袍老者与少女见到后,神情却颇为不屑,就当他们准备错过去的时候,那少女在看清被掳掠来的一名女子时,身子一怔,紧接着就无法置信的喊道‘六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队伍里一名面容憔悴的女子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连忙将目光转到这少女身上,在看清少女的面容后,她颤抖着开口说道‘你是八妹?’

那少女闻言,怜惜的看了看她六姐,再看向那装着粉色车帘的车厢时,不禁是一副怨恨的样子,其扭过头就半跪在白袍老者身前,咬牙切齿的恳求道‘师傅,这清欢老怪辱我六姐清白,不报此仇徒儿心绪难明!’

白袍老者摸了摸胡须,眼中精光一闪,就长笑道‘也好,本身老夫想看在飞羽仙宗的面子上放这无耻之徒一码,但既然我的乖徒儿都央求我这把老骨头了,那老夫今日就必须要救助一番这些孤苦无依的孩子了!’

那少女闻言,自是兴高采烈,冲着人群中她的六姐投去一个放心的神色,便再次恳求道‘师傅你真好,我感觉就这般将他杀了太便宜他了,我们要将他活捉施以宫刑,然后再让这群被他祸害的姑娘们来个千刀万剐!’

白袍老者笑着点了点头,身子就直接出现在马车旁,其还未曾来得及出手,那粉色的车帘就无风自吹,而白袍老者在看到车厢内的洛凡时,神色豁然一变,大惊道‘你是谁?’此人的疑问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迎接他的唯有那双灰色的瞳孔,这白袍老者在荒芜之力的侵蚀下顷刻间就化作一道荒芜之气飘散开来,在粉色车帘落下的时候,那脸上还带着得意的少女也化作了一堆荒芜之气向着远处飘散而去;

人群中那少女的六姐见到这一幕,脸色瞬间极度扭曲,转过头就大声哭喊道‘清欢老怪你还我八妹的命来!’说着就要冲向洛凡所在的车厢,只是没迈出几步就轰然被一股无形之力化作一团血雾,周围的女子们紧紧握住自己嘴巴,皆是一副惊恐的样子,‘继续启程吧!’当那与清欢老怪一般无二的声音传来时,这群少女压下心中的恐惧,再次迈起脚步向着前方走去,但是在她们眼睛深处都有了一种深深的惧怕;

当洛凡越过玄天仙域中心的时候,他的心也提了起来,发现玄天仙域的人并没有发现,才暗自松了口气,好在青罗仙域临近玄天仙域,他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到达目的地;

玄天仙域与青罗仙域的边缘地带,一名黑发飘飘的白衣女子正与一名中年男子并肩而行,可是很快这白衣女子就叹了口气,怅然若失的说道‘哎,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遇到一位许久未见的故人?’

‘哦,难不成飞羽仙尊在我玄天仙域内还有什么好友不成,这我可到要认识认识!’

飞羽仙子轻轻摇了摇头,神色复杂的说道‘这赵仙尊可就说错了,我与此人真要算的话也只能算的上是仇人!’

那中年男子听后,心中一惊,要知道飞羽仙子在仙尊境中都是实力靠前的人物,能与她有仇还活在世上的必定得是仙界赫赫有名之辈,可飞羽仙子以前就甚少与人结怨,他实在想不出其有什么仇人,仿似知道中年男子在想什么一般,飞羽仙子轻声解释道‘说起来这还是年轻时候的事情,兴许那时候本尊颇受宗内一些弟子的追捧,但本尊又无心谈情说爱对那些宗门师兄弟甚是冷淡,这也导致某位想要追求我的师兄心生邪念,妄图以卑劣的手段行那龌龊之事!’

那中年男子听到飞羽仙子这么一说,立即想起了这么一回事,当时此事也闹出了一阵风波,若非清欢老怪的祖辈是飞羽仙宗的一位仙尊,以其所作所为必将是遭受宗门重刑,对于一名心高气傲的女子来说贞洁自然非常重要,就算那清欢老怪没有得手,这也必定是飞羽仙子心中的一根刺,以前清欢老怪的祖辈尚还在世,以飞羽仙子的身份与地位,考虑种种后,也不方便对其出手,但是如今清欢老怪的祖辈已经坐化,现在又恰巧碰到,换做是谁都不会再放任他逍遥自在;

即便如此这中年男子还是佩服飞羽仙子的大度,换了是他必将在清欢老怪的祖辈坐化那一刻派人将其诛杀,不,在突破仙尊境界时就忍不住派人将其诛杀;

至于飞羽仙子故意提及此事的意图他也明白,无非就是飞羽仙子现在已是仙界响当当的存在,需要顾忌形象,不能落得个以强凌弱的名声,既然已经将此事想透,中年男子便长笑道‘早就听我的徒子徒孙们说有个清欢老怪一直在各个仙域强抢女子,而且行事歹毒,今日既然遇到,为了我玄天仙宗的那些徒子徒孙们的安全,说不得本尊得替天行一回道,看样子我与飞羽仙尊要在这里一别了!’

飞羽仙子见这中年男子明白了她的意思,也是笑着点了点头‘那我们几个月后就在月族见了!’

‘好,到时候我们在畅聊一番!’

飞羽仙子拱了拱手,身子直接化作层层幻影向着远方离去,唯有其清冷的声音回荡在此‘谢过赵仙尊了,我相信我们飞羽仙宗与玄天仙宗的友谊会一直持续下去的!’

中年男子等的就是这句话,在他眼里杀一个清河老怪再简单不过,能为此获得飞羽仙子的友谊可是一桩很合适买卖,要知道飞羽仙子的前途可远比他要高的多;

几息之后,中年男子便来到了粉色车厢前,而端坐在车厢内的洛凡却瞬间睁开了眼,紧接着便以闪电般的速度跃出车厢,其刚一离开,那粉色车厢顿时四分五裂,至于里面的女子无一生还,中年男子看着不远处一脸煞气的洛凡,忍不住轻咦一声,缓缓说道‘居然能避开我的攻击,有意思,不过更令我感兴趣的是从你身上散发的气息来看你并不是仙界之人,而以我的感官居然没有发现,显然是刚才的车厢有隔绝气息之效,如此看来清欢老怪多半是死了!’

洛凡没有任何言语,在他的双瞳转换成灰色的瞬间,随着他的视线而过一股荒芜之力就疯狂的侵蚀向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感受到这霸道的力量,脸色豁然变得凝重了许多,其冷哼一声,这霸道的荒芜之力在接近中年男子五丈之外就变成了一团荒芜之气;

‘五丈领域!’

仙尊或者圣境真正强大的地方就在于领域的绝对压制,在其领域之内将会遭受到绝对压制,看着飞速袭来的中年男子洛凡当然不愿与其纠缠,身子一动就化作重重魅影向着青罗仙域飞去,这到不是他畏惧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修为应该时仙尊初期,以洛凡的实力想要击败此人并非没有办法,但是这里可是玄天仙域的地盘,二人刚才的交手必定已经吸引了玄天仙宗的注意,说不得与这中年男子耽搁一会的功夫,他将深陷玄天仙宗的围攻,不管此人是不是玄天仙宗的仙修,他可不认为玄天仙宗会站在他这一边,要是出现几个仙尊后期或者大圆满,就算以他的实力也难以逃脱;

中年男子见到洛凡向着远处逃去,当然不会让他如愿,脚下的五丈领域散开就再次杀向洛凡;

中年男子看着前方飞速疾驰的洛凡,脸色也阴沉下来,他自然能看出洛凡并不是仙尊境,若是让其在他手里逃脱,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右手一抬一枚仙玉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他向前一甩,一柄仙剑的幻影就掀起滔天仙气斩向洛凡,前方的洛凡察觉到一股强烈的剑气回过头看到这柄仙剑,忍不住惊道‘玄天仙剑?’紧接着就不屑的笑道‘原来是一枚投影!’身子一顿,大荒戟出现在手中,随着他狠狠一挥,这荒戟就携带着磅礴的荒芜之力斩在这柄仙剑的幻影之上,双者碰触的那一刻,一股荒芜之气与仙气混合的风暴便席卷开来,而那柄仙剑幻影则寸寸炸裂;

洛凡斩碎这仙剑幻影却没有半分放松,挥起长戟就砍向散发着五丈领域的中年男子,荒戟砍在这五丈领域之上,使得这五丈领域也微微一顿,而洛凡则以更快的速度向着青罗仙域冲去,中年男子见到洛凡手中居然有圣器在手更不愿放过洛凡,在他看来圣器落在下界之修的手中只会让圣器蒙羞,只有他们仙尊才能彻底的发挥出圣器的威力!

渑池县中医医院
重庆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西最好治癫痫病的医院
芜湖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南京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