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代国那些年第二六零章酒宴漫谈

2020-01-23 23:0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代国那些年 第二六零章 酒宴漫谈

柳泉的话在韩枫听来不啻于晴天霹雳,他眼神一空,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柳泉的话他不是不信,但这个消息的确太过意外,更何况明溪跟他讲过她大哥与她兄妹情深,怎么可能突然下此重手。

事情太多,周围的人也太多,让他不能沉下心来好好想这些事情,他甚至连伤心都不能露。一国之君的名号像是一个壳,把他的一切都掩盖起来,而在这个时候,除了紧紧握着拳头,利用手心的痛麻木自己外,韩枫唯有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詹仲琦身上。

那个老者,总该知道些什么。

韩枫一刹那的失神并没有逃过柳泉的眼睛,他倒是“好心”,拍了拍韩枫的肩膀,道:“我知道你们在风城花都曾是战友,不过也别太难过。以长公主的本事,她若不能是我们的朋友,那么还是变成一个死人好些。”

“嗯。”韩枫强笑了笑,脸上现出有些遗憾的表情,“你们与南边的战事如何了?”

柳泉道:“还应付得来。如今夏收未至,今年的春天来得又有些迟,粮食还不太够。朕这次来,也是希望能问你们借些粮。”

韩枫注意到他的自称又从“我”改回了“朕”,心知这是开始谈公事的缘故。他苦笑着摇头,低声道:“借粮的事朕做不了主,你我之间,唯有叙旧。”这句话自是将推得干干净净,柳泉听罢,甚是默契地笑了笑,不再说公事。

他二人说得火热,把戚嫒晾在了一旁,这时别的官员都被赶到了马厩之外,没人管着她,这位大小姐眼中无天无地,满脑子只记得方才吃了个亏,哪里还有规矩在。她从地上捡起刚才扔掉的马鞭,在手中捋了捋,便斜着眼看向正低头吃草的九灼。

马鞭在戚嫒手中发出了“啪嗒”、“啪嗒”的声音,而这声音也终于让九灼起了警觉。它身子一挺,头抬了起来,却见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没有韩枫看着,九灼乐得一下踹死那个敢犯天威的女子,它向后退了两步,刻意示了弱,心中却盘算着何时抬腿给出致命一击。

一人一马,各怀鬼胎。而就在戚嫒手中的马鞭欲扬未扬时,马厩外响起了内侍尖利的叫声:“圣上,前厅的酒宴已备好了。”

※※※※※※※※※

好事者早已将戚嫒混在使者队伍中的消息报到了芒侯处,虽说这并不合规矩,但两方如今正是结盟时,芒侯总不能为了个丫头便撕破脸皮,便和蔼可亲地叫人也在酒宴上备了戚嫒的位子。柳泉身份特殊,与韩枫分坐左右上座,戚嫒紧挨着柳泉,芒侯本人则在韩枫下手,再往下则是詹仲琦。

让戚嫒紧靠着柳泉坐,也说明了芒侯对戚嫒未来身份的猜测及认可。韩枫心中有了数,落座时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婉柔。在他住进行宫一个月后,终于说服詹仲琦让婉柔以贴身侍女的身份也进了行宫。万事不由他,就算二人真有婚约,芒侯也绝不容他有这样一位皇后,若定要坚持那些明知无法坚持的名分,只会给婉柔带来不必要的危险。

世事无奈,他也只能一步一步做起。

芒侯之下,则是西代的冢宰郎天野以及司徒郑文博、司士毕其功、司马罗斌、司寇徐昀、司空王万廷等人,与之相对应的,北代除了柳泉以外,使者中官阶最高的是位司马,姓瞿,单名元;其次还有一位卫尉,偏偏也是姓魏名卫。

两国皆是冢宰之下设“五公”,又称“五司”,其中司徒管钱,司士管政务,司马管军事,司寇管刑罚,司空管水利工程,至于柳泉所带的卫尉,则是在司马之下的副手,负责帝王的随身卫队。

司马亲自作为使者而来,所谈自然是军事。而不出韩枫意料的是戚嫒果然有军衔。赴宴前她特意换了身衣服,此刻一身戎装,愈发显得精神抖擞,杀气腾腾。看那衣服样式,她应是都统一级的,手下竟能有万把来人。

在芒侯面前,戚嫒终于呈现出了一个军人应有的质素。她坐得笔直,腰板甚至挺得比柳泉还硬,她目不斜视,甚至吃饭都吃得有板有眼,显示出了平日严格的训练结果。当然,跟她一样做派的还有一人,便是北代的卫尉魏卫。

这两人几乎同时落筷,又同时起筷,甚至连嚼东西的速度都一样。随使者而来的大队士兵都在行宫之外扎营安歇,但仅从这两人身上,行宫中的人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

芒侯是和北代的军队打过交道的,看着魏卫和戚嫒的样子,他情不自禁地瞥向了自己的手下。虽说冢宰和五公均甚有风度,但却做不到对方训练有素的样子,相较而言,反而是自己立的那个傀儡更有些军人的样子……

芒侯暗自腹诽,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和蔼可亲:“柳帝,您的手下真是训练有素,不愧为虎狼之师呵!”

柳泉笑着举了杯,回道:“哪里哪里。即便是虎狼之师,遇上锋关芒城的精兵,还不是变回阿猫阿狗,被打回原形?哈哈。”他说的是去年双方军队交战之事,虽然双方在战场上并没有分出胜负,然而平沙兵被拖得兵粮寸断不得已撤军回城却是天下共知之事。

芒侯干笑两声,道:“柳帝说笑了,去年是去年,今年则是今年,天下间原本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更何况如今韩帝与您是旧识,那便更是一家人。”

柳泉道:“这话说的不错,没有永远的敌人,但家人却是永远的。”

詹仲琦听到此处,低头轻笑了一声,旁人听了或许以为他是欣慰地笑,唯有韩枫知道,他这是在笑柳泉所谓的“家人”之说。

柳泉继续讲了下去:“倘若能得天下,自然平分天下,但对我们来说,如今当务之急是如何得天下。芒侯,夏收过后便要有大战,希望西代这次莫要让朕再竹篮打水一场空。”

芒侯抿了抿嘴,郎天野不失时机地加了一句话:“此次北代使者一共带了一万个火雷来,也算是诚意。”

一万个火雷并不是小数字,这一下就连韩枫也暗吸了一口寒气。他以前在浪子兵中时,曾见过配备火雷的平沙兵。那时火雷刚刚开始量产,只能保证二十个人有一个,然而纵是如此,平沙兵打戎羯狼骑也已轻松不少,而戎羯狼骑对浪子兵则如同噩梦。

如今的锋关芒城共有军队八万人,再加上林林总总的民兵,大约能凑到十五万人,一万个火雷,便是十五人中有一个,邢侯的诚意可见一斑。

然而几人还没有来得及高兴,柳泉已迎面泼了一盆冷水:“打了小半年的仗,我们有输有赢,不过……火雷或多或少都被詹代的部队得去了些。他们的人不笨,经了这么久,多半也能自己做了。所以接下来的战斗只会更难。”

本书读者群:

成都银屑病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光泽县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好
甘肃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安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