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纨绔剑尊第153章打退土匪

2020-01-24 20:32: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纨绔剑尊 第153章 :打退土匪

第153章:打退土匪

剑傲如同江湖上般的剑客,惩奸除恶,帮助这村庄击杀土匪,又仿若是战场上的一个小兵,什么功法都没有学习,斩杀土匪,用的是最普通的出剑方式,挑撩劈斩横等等之类的东西,可就是如此这些土匪之中依然没有人能够挡住他的一剑。。。

无论是普通土匪,还是剑之力境的土匪,亦或者剑者境的土匪,尽皆如此,一剑被抹杀!

剑傲这是在帮村庄斩杀众土匪!

达到剑傲这个程度,哪怕是手持木剑,斩杀剑者初期下的人,如切瓜斩菜般,轻而易举,没有半点的难度。

那为首地刀疤男,很快便注意到了剑傲,眼睛一眯,震惊剑傲的出剑。

很简单的一剑,那招式哪怕是普通人也可以施展出来,但不同人施展出来的不一样。普通人施展出来的犹如幼童耍剑,目的仅仅是为了耍酷,不带任何的攻击力。

但由这白衣少年施展出来,确实高深无比。每一剑仿佛都经过精密的计算般,哪怕是连提剑的动作也没有半点的多余。有的仅仅是杀人之剑,杀戮之伐!

这是返璞归真的地步!这白衣少年对剑的感悟达到一个巅峰地步,哪怕是一些老一辈也比不上他。

“有趣!这人竟然无法看穿他的半点修为,仿若是普通人般。可是,能够挥出这般剑者,真的是普通人吗?”

刀疤男子脑袋之中微微想到:“可是,我真的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半点的真气波动,难道说……这是一个天生的修剑者!哪怕是没有经过系统修炼,也可以通过自身努力,一步一步的增强剑术!应该是的。”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剑傲的修为会比他高,以至于他都看不过来。

“嘿嘿!我最喜欢斩杀这种天才的!”刀疤男子嘿嘿笑道:“当然咯,在此之前,我必须好好地虐待米一翻,让你尝受下人间极乐,这样去了,才不免得有遗憾。”

刀疤男子身形一晃,步法施展出来,在众人眼中,那速度犹如猛虎猎豹,他们捕捉不了。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刀疤出现的刹那,便对着剑傲好生地问话。若不是他长得狰狞,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个好人。真的是,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呀!

对于刀疤的问话,剑傲直接选择无视,身形与他拉进一步,手中的铁剑猛然斩出。没有任何的花哨,是最简单最直接的一剑。

可就是这么一剑,对于所有的修剑者而言,却是无比的惊艳,犹如天上的星辰,耀眼夺目,惊艳无比。

骇然!

刀疤男子骇然。面对着着一剑,他犹如感觉面对的是一把纯碎的杀戮之剑,可以杀人无形,可以斩妖除魔,可以斩破苍穹,让得他生不起反抗之心,要臣服于这一剑之下!

最主要的是,这一剑如同长着双眼,气息直直地锁定他,令得他避无可避,想躲也躲不了。

“怎么可能!”

他只来得及心中哀嚎一声,手中的宝刀本能地出鞘,挡了上去。

“当当当当~~~”

只见剑傲的铁剑撞击在那巨大的绝世凡兵宝刀之上,发出激烈的碰撞声。

猛地间,“咔擦”一声,只听刀疤男子手中的宝刀哀嚎一声,在与铁剑碰撞处陡然一裂,一道刀刃落下,形成了个缺口。

“这……这怎么可能!”

刀疤男子满脸的不可置信。自己手中的宝刀可是绝世凡兵,属于普通人用得最高级的兵器,对方用的不过是由铁打造成剑形的铁剑而已,材质低劣得很,要破也是他破,咋就便成自己的宝刀破碎!

这种感觉,仿佛他手中的铁剑是绝世凡兵,而他的是普通兵器,两者角色品阶对调!

剑傲可没有给他那个时间让他思考。这里可是战场,战场之上每一时都有人在流血,在牺牲,只能尽快地斩杀他。

若是暴露实力,绝对可以一剑秒杀他,可是剑傲他们二人不是圣人,不是救人于水火中的人,他们也是普通人。天机之中,这个村庄必然要遭遇此劫,他们两人多出手都错。

脚步一跨,没有施展出半点武技步法,有的仅仅是身体上的冲劲之力,可尽管如此,其气势依然庞大浩瀚,犹如巨象践踏,席卷天地。

若说刀疤男前是猛虎猎豹奔跑,那么现在剑傲的速度留宛若闪电穿梭,气势惊天动地。

霍然间,已经来到了刀疤男子的面前,最直接地一剑横扫了出去。

刀疤男子瞳孔放大,惊讶剑傲的速度,那速度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哪怕是些剑者巅峰也不能达到。

而且,这一剑落在他的眼球之中,仿佛剑身横扫出去之际,空气爆破,无数的气流裂开,那气势、威力十足。

匆忙间,只来得及本能地将手中大刀竖于胸前,双脚呈现弓步之势。

“咔擦”一声,只见剑傲的铁剑横扫而出,碰及那绝世凡兵的宝刀之时,刹那间,从两者交接处,一声清响而起。霍然间,便看到,那宝刀从中间断裂而出,裂成两半。

“轰隆!”

刀柄依然握于手上,刀刃却是已插入大地之层中。

“这……”

刀疤男子感觉自己今天仿佛是吃错药了,吃了震惊之药。面前这白衣少年简直就是个震惊的创造者,天生妖孽般的存在。

他的存在,目的就是为了让人产生震惊,对他刮目相看,简直就是个新星冉冉升起。

“吼!”

一声咆哮,剑者巅峰的修为气势彻底爆发,顿时,飞沙走石,尘土飞扬,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仿佛想要让人膜拜!

顺带着,剑傲也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白衣少年,手持铁剑,倍受瞩目,那一身打扮犹如鹤立鸡群般,天生地吸引别人目光。

刀疤男子好像也感觉自己营造出来的氛围,都被眼前这少年给夺了,自己给他做了嫁衣,不由地心头大哼。

“大力撕裂爪!”

没有了兵器,他只能化手为刀,探手,凌空跃起,犹如老鹰扑食,又宛若大熊猛力撕裂,顿时空间气流震荡。

武技!刀疤男子以着一个剑者巅峰的修为对一个“未曾修炼”之人动用武技!这绝对是件震惊天下之事。

不过也从中可以看出,白衣少年给他的压力有多大。

剑傲冷冷地看着,默不作声。既然之前没有动用修为武技剑技,那么现在更加不可能。要隐瞒就隐瞒得更加的彻底。

他从刚才的战斗之中,已然知道,这个村庄是想要遗世**,不想参杂进那些世俗的争斗之中,只想过平凡生活,当然了,这是往好的说,若是说难听点的,就是被世界给抛弃,将这里给遗忘咯!

既然这个村庄打算如此,遗世**,他也不想破坏这个平衡。因此,能隐则隐。

站在高处之上,宁明看着这一幕,那刀疤男子化手为爪,散发出的强烈的撕裂之力,猛然地一惊,这竟然是玄阶武技。

“不好!”

换成平时,对剑傲来说自然伤害不了他,但对现在的他,不展露修为,不施展武技剑技的情况下,大大地有危险。

宁明身形欲一动,可看到后者那淡定无表情的脸,瞬间一停。虽然和后者接触不长,但他也知道剑傲,绝对不是个猛撞之人,做任何事都非常的有把握。

“相信!作为姐姐的我,一定要相信剑哥哥!”宁明再度恢复之前的人.妖状,这进入状况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咯,快得连剑傲都反应不过来。

抬头望去,那恐怖的撕裂之力,绽放出来,将整片空间都给挤破,那丝丝气流暴动而出,争先恐后地逃窜。

深呼一口气,双眼之中透露着冷意。也罢,就以纯碎的基础剑术战胜,斩杀你吧!

身形一转,双脚一噔,顿时整个身形缓缓地腾空而起。在腾离地面之时,身形再度一转,铁剑之上的光芒这盘一亮,继而在虚空中再度一转,铁剑光芒更亮。其高度丝毫略低于刀疤男子,位置恰恰是后者掌心之处。

脸上露出一起冷笑,只见其手中的铁剑猛然刺出,仿佛是穿越空间般,转眼即到。

“嗤”地一声,铁剑在剑傲凶猛加持之下,猛地破掉对方的手掌真气,但后果也是铁剑爆开,化成满天的碎片,眼睛一凝,脚尖点在那缓缓而落的剑片,身形再度扬起,闪电般地出手,抓住剑刃碎片,陡然间一刺,顿时刀疤男子惨叫一声,身形跌落!

虚空三转,剑身之力也在旋转之时增大,三三叠加,可不是两者相加那么简单,简直就是三次翻倍,这也是为什么剑傲能够以基础剑术――刺,战胜施展武技的刀疤。

缓缓落地,身形一度,来到了刀疤前,抓住其衣领,喝道:“让你的手下离去,否则必斩你!”

刀疤男子胆战心惊,连忙道:“好!好!好!我这就让他们离去!咱有事好好商量。就算你杀了我,你也没什么好处是吧。”敢情,刀疤男子是想和剑傲打感情牌。

剑傲微微一笑道:“你先让他们离开,至于杀你不杀你,暂且不谈!”

“不行!如果我让我的兄弟们离去,之后你不信守诺言,要杀我咋办!这种事傻子才愿意做!”刀疤男子一听,立即甩脸不听。

“我不是和你商量,是命令,因为你没有资本和我商量,讨价还价!”剑傲冷声道。

“你……让我就不让他们退咯!我的这些手下比你们这些村庄的村民强多咯,一个干翻两个错错有余。横竖是一死,有这么多人陪我,我也死得其所。”刀疤男子道。

剑傲冷冷一笑,道:“你真的以为你有那实力吗!”

右脚一噔,顿时地动山摇,众人只感觉大地在颤抖,仿佛是有巨象在践踏般。

“咻咻”之声,此起彼伏,只见一把把兵器悬空而起,目标对准着那些土匪,仿佛只要剑傲一声令下,这些兵器便会袭杀而出,将这里变成尸场。

瞧见这一幕众人浑身巨颤,这种感觉仿佛头上有着一把刀,随时都有可能活下来,生命受到威胁。

“那个……兄弟有事好商量!”刀疤明显也意识到眼前这白衣少年的不凡,顿时口气也没有像之前那般生硬。

仅仅是右脚一噔,就让所有的兵器悬浮上空,这是人该有的手段吗?这简直就是剑神,神一样的人物。

“让他们离去,否则我不介意让他们全部死在这里!”剑傲丝毫没有被打动地感觉,脸色依然是寒冷如冰,神色凛然呀!

随着他话音一落,只见一股杀意从其身上散发出来。磅礴浩瀚,淹没苍天!

感受到那杀意,刀疤男子浑身一哆嗦,双脚乱抖,险些被吓尿咯!这杀意好好好恐怖,至少得屠杀数万人吧!

剑傲再度出声:“让不让他们离开!”

声音充满着魔力,摄人心魄,闻者尽皆被其吸收而尽。

“好、好、好。我、我让他、他们离、离开!”刀疤浑身不自在,连说话都断断续续了起来,显然是被剑傲那散发出来的杀意气息给吓得咯!

“嘭嘭嘭嘭~~~~”

“逃啊!兄弟们逃啊!”

刀疤的声音刚刚同意让他们离开,可是这还没出声,他的手下就一哄而散,这凝聚力也太弱了吧!

“呼!”剑傲悄悄的松了口气,刚才让兵器悬浮真的是耗费了他太多的灵魂力,其实他不想暴露,太也只有用威慑住他们,才能更快地解决办法。

“哦呀!哦呀哦呀!哦呀哦呀哦呀~~~~~”

瞧见土匪的离去,众村民顿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喜之声。

“赢了,我们赢了!我们赢了!哦呀!我们打赢了土匪,将土匪给打得屁滚尿流!”

一群人瞬间拥护着剑傲进入村庄,在刚才的那一役之中,剑傲已经成了他们的主心骨,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是谁,救我们于水火之中?是他!

是谁,帮我们打退土匪?是他!

是谁,让我们活捉土匪头?是他!

一切都是他…………他!

剑傲也没想到这村庄之人竟然如此的好客,对待恩人更是感恩戴德!

方当天晚上,载歌载舞了整整一夜,到最后,剑傲直接喝酒喝得醉在地板之上,以地为床以天为被,好不舒坦。

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折射下来,让得剑傲的眼睛微微一眯。

“剑哥哥,你醒了啊!”

剑傲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胖胖扭扭的小女孩,正是之前用后背帮她抵挡箭矢的那个小女孩。

“你……”

这小女孩挺懂事的,知道剑傲想问什么,便出声道:“剑哥哥,我叫冉小妞,你可以叫我小妞!”

“冉小妞!小妞,真乖!”剑傲摸了摸她地脑袋道。

“剑哥哥,你好不懂礼貌!女孩子家的头不可以乱摸的。”

瞧见剑傲摸自己的头,冉小妞瞬间不高兴。

“呃。”这下剑傲无语。这地方的规矩还真的挺多的。呵呵。

“剑哥哥,谢谢你啊!”冉小妞猛然间低下头来,趁着剑傲不防备,在他的额头之上亲了一下。

“谢谢剑哥哥昨天用身躯替自己抵挡箭矢,仿佛小妞已经没命咯?总之,谢谢剑哥哥!”冉小妞仿佛很害羞般,抓着裙角,支支吾吾地说道。说完,立马跑开,仿佛是落荒而逃。

“呃!”

剑傲满头的黑线,敢情自己被人家给占便宜咯!摇摇头,猛然间听到转角处冉小妞的话。

“剑哥哥,村长那你去一趟村部!”

村部,其实就像是各大门派中议会的场所。

点点头,回应道:“知道咯!”

简单地洗刷了下,就立马赶忙村部所在。

在昨晚之中,剑傲已经了解到这里确实不是云风国,而是与其北方接土的风岚国。

而这里乃是风岚国南边之下,一个被遗忘的地方。

村部之中已经聚满了人,都是些村庄的掌舵者,坐于主位之上的乃是一位老婆婆,一身修为赫然达到了剑者中期境,乃是这个村庄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看到剑傲的出现,众人眼睛一亮,村长老婆婆更是起身,拉着剑傲来到主位之上,语重心长道:“多谢剑前辈。若不是剑前辈,我们村庄恐怕已经要被那如花帮给洗劫一空,真是谢谢剑前辈了啊!”

说话间,更是起身对着剑傲行了一礼,顿时,随着这一礼,整个村部里的凡是村庄之人尽皆对着剑傲行了一礼。

“谢谢剑前辈!”

这一幕让得剑傲一惊,受宠若惊。承受不起啊!连忙起身,扶起村长老婆婆,道:“村长婆婆,不敢当不敢当。您这一拜和您这一口一口的前辈叫,真是折煞小伙子了我!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剑小伙子,或者直呼名字剑傲。”

“好好,让老太婆我就叫你你剑傲吧!”村长老婆婆道。

“应该的。应该的!”剑傲嘿嘿笑道。

“对了,村长婆婆,这土匪是咋回事啊!”剑傲问道。

既然又土匪,就应该让派兵给剿了啊?怎么就留着啊!

...

福建协和医院预约挂号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咨询电话
宝鸡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南京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菏泽白癫风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