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思路·小说】涅磐

2019-09-14 07:43: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青已经站在江边很久很久了。从下午签好字出来到现在,她看着江面上来往的船只,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知道累,一动不动,甚至连头都没转。这个姿势,已经保持了将近6、7个小时。
来的时候,她只想知道自己在那样的打击下究竟敢不敢跳下去,或者说究竟能不能舍弃生活,但是现在她的心居然空明得很,什么念头也不想。
跟莫凡认识的时候,她才19岁,他们相识相爱,一起走了十个年头。青青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分开,从来没有。当莫凡告诉她他决定离婚的时候,她都糊涂了。
她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几乎是歇斯底里地抓着莫凡的手问他:“莫凡,我做错了什么?我究竟做错了什么?难道不能给我机会让我改么?”莫凡大口大口地吐着烟,半饷不说话。青青那么用力地摇头,告诉莫凡:“不!我不会答应跟你离婚的,我们说好要一起老的,说好……”莫凡不耐烦地打断了她:“青青,没有用的。我不想这样,但是,我有了别的女人,我爱上她了,离不开她,我曾经尝试过跟她分开。可是你天天在学校,忙着你的那些个学生,从来不顾及我的寂寞,只有她知道我一个人的孤单,帮我做饭,帮我……”青青的脸色苍白的吓人,身体从沙发上软了下去,安静了半饷手指着门口:“你走!!你走开,我不想见到你!!”莫凡叹了口气,站起来,真的走了出去,把青青的抽泣关在了门里。
青青很想号啕大哭一场,可是她怎么也哭不出来,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把她身体里的力气全部抽空了。
“ ,请问,我想到四川北路怎么走?”青青回头,看到一个长得很不错的男人正看着自己。没回过神,她有些窘迫:“对不起,我没听清……”“哦,我是问路,想去四川北路。”青定了定神,指明了方向。那个男人才谢过离开。
青青对自己轻笑,“执子之手……”手都放开了,何必再为他痛苦呢。活下去,走下去,为了自己的自尊。为失去这样一个男人而失去活着的勇气,就失去了人的尊严。
青青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个地方忘记一个负心的男人,青青对自己忍不住觉得好笑,但是今夜她真的不想回家。那个家里,到处都是她和莫凡生活的痕迹,点点滴滴。她做不到,至少现在还做不到把他忘记得干干净净。
已经9点多了,青青这才发现肚子里空空的。一抬头,看到眼前一家酒吧,里面应该没有她想要的可以暂时填饱肚子的东西,但是不知怎么的,她还是进去了。
坐在昏暗的角落里,青青有些窘迫。这种地方,她从来没有来过。侍者走过来,彬彬有礼地问她要些什么,说实在的,青青连究竟应该要些什么都不懂。她想了一会,才低声问道:“有没有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侍者惊讶地看着她,仿佛是个外星人。青青意识到自己的老土,立刻又加了句:“再来点酒吧,随便什么。”那个男孩子居然对她笑了,然后一欠身离开了。青青这才觉得自然点,把视线投向里酒吧里的客人。
这个时候应该还算早,对于酒吧来说,客人并不多。不过,倒没有青青想象中的那么嘈杂和喧哗。几个男男女女,散落在几处,连说话的声音也是不太高的。偶尔夹杂着几声女人清脆的笑声,那么娇媚。音乐是欧美的流行音乐吧,轻松的,又不失热闹的节奏感。
正想着,那个去而复回的侍者走了过来。盘子里是一瓶啤酒,居然还有一个汉堡。青青吃惊地问他:“这个,哪里来的?”“哦,我想您不大会喝酒,所以我帮您点了啤酒。如果您不满意,我立刻给您换。”他不好意思地拿桌上的啤酒。“不用了,我是问这份晚餐。”青青夺过了瓶子,看着青青的样子,男孩子忍俊不禁。忙解释:“这是我的晚餐,看您饿着,就先拿来给你。”“那你……”“没关系,呵呵,我还有。现在我还不饿。”青青看着男孩子善良的笑容,感觉很温暖,拿起汉堡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抬头才发现那个男孩子居然没走,正看着她微笑着。青青不好意思地用手抹了抹嘴,脸上起了红云:“不好意思,饿坏了。”“何老师,您还记得我么?您教过我,我是张嘉栋。”啊?!青青这下够窘的了,她看着眼前的男孩子,说不出话了。不错,他的笑容还是老样子。那个顽皮、善良的男孩子。青青拍了拍身边的座位,意识他坐下。男孩子摇摇头:“等会吧,何老师,我马上就换班了。呆会过来跟你说话。”青青点头,看着他离开,心里感慨万千。真快啊,自己第一年教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居然工作了。
过了10点,酒吧里人渐渐多了起来。看到小张忙个不停,青青也就没去打扰他。尽管她很想知道为什么他这么早就工作。
一个人坐着,喝着啤酒,青青好奇地看着四周的人,打定主意不去想今天发生的事。
“这么巧?”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跟前,正对着青青笑着。青青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怎么也记不起来自己在哪见过他:“我不记得认识你?”青青皱起了眉毛,不肯多说话,心里念道:酒吧里的男人也许就是用这样的伎俩来认识陌生的女人的吧。
“呵呵, 真健忘,今天在外滩, 还为我指过路呢。”青青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难怪,有点眼熟:“真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太好。”事实是,自己今天不可能记得其他的事的。
男人落落大方地在自己对面坐了下来,青青倒不好意思赶他走了。只好打足精神跟他说话。
真没想到,他是那么风趣的人,说话斯文又不失风度的幽默。青青的心情一下子好多了,忙招手叫酒。嘉栋笑嘻嘻地跑过来问:“何老师,碰到熟人了?”“哦,不。”停了下,青青问对方:“贵姓?”“高。”青青对嘉栋说,“这个高先生我今天碰到了两次,很巧。”嘉栋看了看托盘里的酒,支吾着说:“何老师,那您酒量不行少喝点。”青青忍不住想去摸摸嘉栋的头,笑着说:“知道了,小鬼家家,你来管我了。”高很有意思地看着师生二人,等嘉栋离开了,才问道:“原来你是老师,怪不得气质不同……”青青急忙咽下嘴里的酒,打断他的话:“哎,你可别哄我,我不吃这套!”“呵呵。”他笑了,扬扬酒杯说:“干!”青青看着杯子里没剩多少的酒,一扬头喝光了。“哎,你可别那么喝,不然你的学生还以为我是贩卖人口的,把你灌醉了好带走呢。”他忍不住幽了一默。青青一扬眉,嚣张地说:“我不卖人家已经不错了,你还想卖我?!”他点了支烟:“怎么你跟下午完全不一样了?”“哦?下午?”青青明知故问,她不想跟陌生人说什么。“下午,你落寞的,像是丢了魂,我还真怕你一个纵身跳下去呢。呵呵……”青青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原来这个人观察了她很久。她闭上嘴不肯多说。“哦,对不起,我是看到你一个人站在那那么久很好奇。有些担心也有些好奇,才上前搭讪。刚才看到你居然来到这种地方,又引起了我的好奇,才又来搭讪的。”青青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么好奇的一个人。“喝酒吧,谈点别的。”“好。”看青青执意不肯多说,他倒是不肯多打听。
青青不知道喝了多少,只知道自己想着多喝点把自己灌醉了才好。因为她不想清醒着记得今天发生的所有,也不想回到那个所谓的家,说到底,她连自己该去哪里都不知道。一下子,她居然没有容身之处。渐渐得,她的意识迷糊了,只记得自己几次把来劝她回家的嘉栋赶走了。隐隐记得嘉栋等她好久,她不肯跟他走,叫他自己先走。后来就不清楚了。
醒来时,头疼得裂开了似的。她有手背摸了一下头,好象有些发烧了。嘴里叫着:“水!水!”才叫出声,立刻想到莫凡是不可能在这的,他已经搬走了很久,他们已经离婚了。忽然感觉嘴边还真来了水,喝了一口,张大了眼睛才发现自己不是在自己家里,而眼前的那个居然是个陌生人。青青吃惊地叫了起来:“啊!”“哎,别叫啊,人家还以为我非礼你呢。我可是正人君子啊。”青青这才想起昨晚的事,不好意思地笑笑,掩饰自己的窘迫。忽然她想到些什么,马上打量了自己的衣服,发现还是整整齐齐的,才松了口气。陌生人笑出声来了:“你还真以为我是色狼啊,我只是看到你无家可归,才收留你的。”他站起身来,把杯子放在床头,走出房间:“我可是还要睡会去了,你要走要留随便啊。”
门关上了,青青这才安静下来打量起四周的布置起来。看来这家伙还是单身,不然不敢带个陌生女人回家惹麻烦。何况家里那么简单,没一点女人的味道,八成是没女人疼的。
青青起身,到卫生间洗漱了一番,才发现肚子饿得不行了,谁叫自己几顿没吃了呢。到厨房找点吧。一路找过去,经过客厅,发现那个家伙居然睡在客厅里,正蒙着头睡呢。青青没来由地从心里生发出些许好感。
单身汉就是单身汉,冰箱里除了鸡蛋和方便面,什么都没有。没办法了,只好将就一下了。青清小心翼翼地关上了厨房的门,开始煎荷包蛋,煮方便面。这么多年,自己每天都是这样为莫凡做好早饭才匆匆忙忙赶去学校上课的,他居然说自己不关心他。一个男人要变起心来,什么都可以成为理由了。
看着煮好的面,青青思量了一番。要不要叫他呢?不叫好象不太象话,毕竟是他的东西,他的家,何况人家也收留了自己一个晚上,帮他做点早饭也不算过分讨好吧。
青青端着做好的早点,荷包蛋加方便面来到客厅,发现那家伙早就笑眯眯得坐那,敢情等着这早饭呢。“呵呵,我就知道准有我的份。”没等青青放下,他就接了过去。“你醒了。”青青问道,又转身进厨房拿自己的那碗。他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嘴里含着食物回答:“闻到香味就醒了。青青笑他夸张,自己煮的东西,从没听到过莫凡的赞美。
看他吃得很开心,青青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昨天……喝醉了……没说什么糊话吧?”他头也没抬:“说了,不外乎一个男人不要你了吧。”青青顿时呆住了,没想到酒真能误事。他放下碗,看着青青:“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男人怎么舍得不要你?”青青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如果觉得不方便可以不说,我只是好奇。”又是好奇。青青忽然觉得自己很傻,也许莫凡现在正和那个他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呢,自己还守着这个过去干什么。她豁出去一般大声说道:“他说他爱上别人了。我想起初的原因……”青青觉得对着一个陌生人难以启齿,但是又一想,反正是陌生人:“大概是因为我不会生孩子,我们是自己认识相爱的,不能说没有感情,可是我没法为他生孩子,而他很喜欢很想要个孩子。所以……”“所以就去爱别的女人了?”他说话的声音从鼻腔里出来,尽管知道是为自己不平,可是青青不想他那样否定自己的初恋和婚姻。看到青青不满的神情,他收敛了一下,说:“呵呵,我只是好奇。男人总是很容易为自己找借口的。他结婚时不知道你不会……”“是的,是我们结婚了多年,没有孩子,去检查,才知道是我出问题了。后来他就经常不回家,我以为他工作忙,谁知道……”“笨女人,男人变心也不知道。”青青红了眼睛:“我也很忙,学校里那么多事,那么多孩子。”他慌了手脚,忙不叠地道歉:“对不起,我开玩笑的。”青青笑了:“我是不是很没用,太情绪化了,这几天不知道怎么的,很容易掉眼泪。”“正常的。过几天就会好的。”青青觉得自己的心隐隐作痛:“怎么可能呢,是自己的婚姻没了啊,不是他的事他当然轻松了,是自己的初恋和初婚啊。那个男人,自己原来是准备爱一辈子的啊。”看着青青发呆又想掉眼泪的样子,他急得忙摇头:“好了好了,我不问也不说了。你先吃吧。别没伤心死先饿死。”青青破涕为笑,端起了碗。
“何老师再见!”校门口,看着几个学生快乐地跟自己招手说再见,青青不自觉地打心里羡慕他们。无忧无虑的年少啊。累了一天了,真想坐下歇息一下。突然青青想到了一个地方,招手叫了辆车直奔那。
一进门果然看到了嘉栋。下午酒吧里人很少,他正站在吧台前跟调酒师说话呢。看到有人进来,习惯地一弯腰:“欢迎光临,这边……何老师,您怎么现在来啊?”“呵呵”青青笑着:“我特地跑来看看你,跟你说说话啊。”“好啊,我现在有空,等我跟领班说下。”
红着眼听嘉栋说完他事,青青暗暗为自己庆幸,跟莫凡的婚姻唯一该庆幸的就是还没有孩子。不然离婚了,最伤害的就是孩子。嘉栋如果不是父母离婚,也许他现在还在读大学,或者应该是努力一把参加高复班。至少如果是她的孩子一定如此。但是这个倔强的孩子,竟然连高考都没参加。唉,怎么样的父母啊,为了自己连孩子的未来都顾不上了么?至少也得拖到他高考再离吧。青青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听说嘉栋现在一个人搬出来住了,青青担心地用手抚了一下嘉栋的手。男孩子笑得很阳光:“不用担心我,何老师,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这是青青常跟她的男学生说的一句话,青青忍不住笑了。
“何老师,我碰到几个同学,他们都说你……”嘉栋打量了一下青青的脸色,没往下说。青青淡淡地笑了,心里隐隐作痛,这些孩子竟然比相处了近10年的莫凡更在乎他的感受。她转开话题:“嘉栋,你想过再参加高考么?”嘉栋沉思了一下,坦诚地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走,真后悔那时一时冲动误了自己。现在我要去参加高复,我的工作就没了,没工作我怎么……”嘉栋没往下说。青青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倔强的孩子不肯回去问父母要钱生活,他参加高复失去了工作也许就没法生存了。还有以后考取了大学,学费怎么办?

共 1888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起走过十个年头,青青等到的是丈夫莫凡要离婚的决定。签字了,她的心也空了,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也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如此。与陌生男子高的邂逅,还有学生嘉栋的重逢,让她理不出头绪;而莫凡的道歉和离婚理由,又让她心灰意冷至极。最后她发现,曾经被宣判不能生育的她,竟然有了高的孩子。为了爱,她选择了离开;而百转千回后,她又重新得到真爱,与高心手相牵,获得重生。小说情感真挚,情节紧凑,具有很强的感染力。欣赏阅读。(编辑 李子燕)【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09 4】冠心病心绞痛注意事项
小孩流鼻血怎么办
成人护理垫应该去哪买
小孩爱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下一篇:神舟三号发射成功

上一篇:自乐

分享到: